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从今天开始,迪士尼这只米老鼠终于“自由”了

2024-1-1 17:19| 发布者: 创富宝ips| 查看: 231| 评论: 0

摘要: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1 月 1 日是元旦,也是国际公共领域日,创作者们喜闻乐见的一天。每年的这时候,版权超过 95 年的美国书影音作品获得「自由身」,让所有人都可以免费合法使用。今年轮到了 1928 年的作品,有些 ...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

1 月 1 日是元旦,也是国际公共领域日,创作者们喜闻乐见的一天。

每年的这时候,版权超过 95 年的美国书影音作品获得「自由身」,让所有人都可以免费合法使用。

今年轮到了 1928 年的作品,有些特殊的是,米老鼠也是其中一员。

当迪士尼「地表最强法务部」的声名在外,这一天就显得极有纪念意义。

米老鼠自由了,但没完全自由

我只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忘记一件事——这一切都始于一只老鼠。

1954 年,迪士尼创始人华特·迪士尼在电视节目里这样说道。米老鼠对迪士尼有多重要,不必多言。

1928 年 5 月 15 日,米老鼠在试映的无声动画《飞机迷》亮相,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但反响寥寥。

同年 11 月 18 日,有声黑白动画短片《威利号汽船》上映,一炮而红的米老鼠才算正式出道,这一天也被定为它的生日,如今米老鼠已经 95 岁了。

这只初代米老鼠不会说话,没有眼白,性格顽劣,把其他动物当成乐器演奏,和后来穿红色短裤和黄色鞋子、戴四指白手套的经典形象有些不同。

从 1 月 1 日开始,迪士尼不再享有它的独家版权,这对创作者们来说是好消息——不用走程序让迪士尼法务点头和支付版税,可以直接二次创作,作品还能拿来赚钱。

比如,你可以让《威利号汽船》的米老鼠开口说话,或者把它画成彩色的。

其实,这一天本可以到来得更早。

初代米老鼠原来只有 56 年的版权保护,1984 年就该进入公共领域,奈何迪士尼和其它企业一起游说国会,两次推动美国版权法的修改,连带同年的其他作品也被延期。

第一次是 1976 年,版权法修订,「续命」了 19 年。

第二次是 1998 年,被戏称为「米老鼠保护法」的《版权期限延长法案》通过,初代米老鼠的「大限」又多了 20 年,共 95 年,直到 2023 年的最后一刻。

眼见着 2024 年到了,迪士尼似乎也遵循了「事不过三」的规律,但它并非坐以待毙,仍然有保护米老鼠的方法。

一方面,有且仅有 1928 年的米老鼠版权到期,不包括初代之后的其他米老鼠。

为了契合每个时代的主流审美和动画技术,米老鼠的形象和性格不断改变,每个「微调」的米老鼠都有独立的版权。

米老鼠在 1929 年戴上手套,1930 年有了宠物狗布鲁托,1932 年出现在彩色动画,初代的恶作剧性格还被安给了唐老鸭。

现在,创作者们拿初代米老鼠创作,需要避开服装等版权没到期的元素,如果迪士尼不再游说国会,其他米老鼠进入公共领域也只是时间问题,它们终将迎来自己的第 95 年。

不只是各种各样的米老鼠,唐老鸭(2029)、高飞(2027)、《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2032)、《木偶奇遇记》(2035)、《小飞象》(2036)、《小鹿斑比》(2037)等动画和角色也将慢慢为公众所有。

另一方面,不像版权有期限,商标可以无限期存续。

2007 年,迪士尼将《威利号汽船》的米老鼠形象制作成了 logo,使其受商标法保护,并出现在《冰雪奇缘》《魔法满屋》等电影片头。

不过,版权法和商标法的作用不同。前者保护创意作品,让他人不能擅自复制和改编。后者保护品牌,防止消费者混淆,但不会打压创作本身。
所以,虽然米老鼠有商标保护,只要创作者不以迪士尼的名义敛财,不误导观众作品来自迪士尼官方,不开「迪士尼米老鼠汉堡」之类的店面,那么问题应该不大。

迪士尼对版权一延再延让外界积怨已久,已经有人提前在违法边缘试探了。

多次得罪耐克、恶搞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的纽约创意团队 MSCHF,精心酝酿了一场为期三年的行为艺术,2021 年发售概念代币,买家可在 2024 年兑换他们出品的米老鼠手办。

MSCHF 不敢直呼米老鼠的名讳,用「Famous Mouse」(著名的老鼠)欲盖弥彰,倒将讽刺效果拉满了,谁都知道这只老鼠姓甚名谁。

三年之期已到,恭喜初代米老鼠获得自由!

地表最强法务部,从跌落谷底到虽远必诛

迪士尼对米老鼠迟迟不放手,因为 IP 生意确实很赚钱。

截至 2023 年 12 月,2023 年全球最赚钱的 50 个 IP 里,米老鼠和他的朋友们仅次于宝可梦排在第二,IP 总收入为 522 亿美元,包括零售、票房、光盘和录像带等渠道。

迪士尼之所以有「地表最强法务部」的名号,除了对版权法的影响,也因为几十年的 IP 维权事迹积累了威望。

迪士尼保护其赋予生命的角色时,方式一点也不温柔可爱。

《纽约时报》如是说。和涉嫌侵权的电影或者主题公园杠上,很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些是迪士尼的主营业务不容染指,但它不只在这些领域维权,一旦触了逆鳞,虽远必诛。

1989 年,迪士尼起诉了奥斯卡,理由是未经授权使用白雪公主的形象表演开场歌舞,不仅涉嫌丑化白雪公主,还可能让观众误会迪士尼参与其中。

奥斯卡原本拒绝道歉,但在迪士尼提起诉讼后服软了。

同年,迪士尼还要求佛罗里达州三所幼儿园去掉米奇米妮、唐老鸭、高飞等角色的壁画,伤了一些孩子幼小的心灵。

正和迪士尼竞争主题公园业务的环球影业「趁人之危」,赶到幼儿园在原处画上了它家的卡通人物。

迪士尼法务部的强硬作风,衍生了很多段子,最损的一个是,如果你在荒岛求生,最快的获救方法是在沙滩上画个米老鼠,让迪士尼开着飞机来接你打官司。

其实近年来,根据联邦法院文件,迪士尼的版权诉讼数量有所减少。同时,它加大了对网络盗版的打击力度,但一般也不会诉诸法庭,而是直接发送删除通知。

这两个趋势都和互联网创作者文化的繁荣有关。

2011 年,迪士尼积极游说国会通过《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OPA)》,但最终没有成功。

该法案对盗版的打击非常严厉,普通人发布受版权保护的作品会被追究,网站甚至可能因为侵权链接被关闭,这对 Facebook、Twitter、YouTube 等平台来说是灭顶之灾。

科技巨头们站在迪士尼对面并胜了一筹。

时代变了,娱乐巨头固然根基深厚,但过去 10 年里,改变游戏规则的变成了互联网科技公司,海量 YouTube、Instagram、TikTok 创作者们也为互联网经济带来新气象。盗版不对,但版权保护也不能过度。

回到迪士尼创立之初,米老鼠能够诞生,也和版权脱不了关系,那时候被坑的是迪士尼本尊,米老鼠是他们跌落谷底后的救星。

1927 年,迪士尼为环球影业创作了卡通角色「幸运兔奥斯华」,陆续推出了 26 部短片,市场反响不错。

但当华特·迪士尼提出增加预算时,环球影业经理反过来要求降低两成,声称奥斯华的版权属于环球,并且他已经买通了迪士尼的多数动画师,华特·迪士尼没什么资格提要求。

华特·迪士尼人财两空,身边只剩下一位动画师和两位助手,这才明白版权不能落入他人之手,他拒绝「霸王条款」,痛定思痛从头开始,画风类似、物种不同的米老鼠因此诞生,然后红遍了全世界。

惨痛教训之下,从此迪士尼的版权管理相当严格。

遗憾最终也被填补,2006 年,迪士尼 CEO 鲍勃·艾格和环球达成交易,拿到了奥斯华和最初 26 集短片的版权。这些短片里的奥斯华,在 2023 年 1 月进入了公共领域,和初代米老鼠殊途同归。

创作从来不是一座孤岛

如今树大根深的迪士尼,反应比当初失去奥斯华时淡定多了。

因为它很明白,从 1928 年以来,米老鼠的形象便和迪士尼紧紧捆绑,就算版权到期也不会改变。

看见白手套和圆耳朵的老鼠,我们的大脑不自主地联想到迪士尼。

这次失去初代米老鼠,未必给迪士尼带来多少损失,但对创作者们很有意义。

设定了期限的版权法,是为了保护创作,也是为了繁荣创作。

在作品面世的一段时间内,创作者应当得到物质回报,激发更多创作者的热情,但作品也不能永远被垄断,为创作者私有。

当艺术品失去了版权保护,就成了全人类的公共财产。

迪士尼其实也是站在前人肩膀上,才能成为 20 世纪以来最伟大的造梦机。

米老鼠借鉴了卓别林,《狮子王》取材于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更别说它将格林童话、伊索寓言、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等文学故事搬上银幕。

这些故事我们早已耳熟能详,但迪士尼在蓝本之上,让它们有了画面和声音,做出更符合当下的改编,讲述了自己的现代版童话,刻印在几代人的脑海里,取代了故纸堆里的文字。

当迪士尼花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将米老鼠们塑造得天真可爱,赢得男女老少的欢心,再建立起电影、周边、主题公园组成的商业帝国,这些形象自然也不容他人破坏。

1971 年的讽刺漫画《空中海盗》里,米老鼠被愤世嫉俗的地下漫画家们塑造成了非常「不迪士尼」的样子,性、毒品、政治私下都沾。

迪士尼怒而维权,纠纷持续了 10 年,从地方法院打到最高法院,被告付不起近 20 万美元的赔款也不想坐牢,最终双方和解,漫画家承诺以后不在米老鼠头上动土。

反对者们认为,这是利用版权扼杀了艺术表达。其中一位漫画家的抗辩词,是那个时代典型的嬉皮士作风:

我绘制米老鼠,目的不是破坏迪士尼的产品,而是处理迪士尼植入我们意识的美国神话。

漫画家的行为不难理解,迪士尼的追究也在情理之中。

95 岁的米老鼠从来不只是迪士尼乐园的萌物,它并不孤立存在,无法左右所有人的看法,有人将其视作童年回忆,也有人将其视为消费主义和文化霸权,以米老鼠为载体讽刺现实,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

版权在握的时候尚且如此,未来迪士尼应当做好心理准备,不被恶搞是不可能的,前车之鉴比比皆是。

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进入公共领域后,盖茨比被出版的二创小说写成了吸血鬼。原著小说版权到期的小鹿斑比,也被魔改成了恐怖片里的杀人机器,和 1942 年迪士尼电影的甜美形象大相径庭。

不论如何,米老鼠也会像曾经数千年传唱的故事,成为后人创作的灵感来源。

从 1 月 1 日开始,更多不同的声音可以公然置于台面之上,这个全球知名的动画人物,将被赋予更多连迪士尼也想不出来的弧光。

初代米老鼠终究为人类共有,也为新的一年开了好头,从此何处江山不自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