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科技互联网 查看内容

鸿蒙蜕变与进击:一个国产操作系统的4年成长路

2023-12-30 12:28| 发布者: | 查看: 27| 评论: 0

摘要: 从本质上讲,鸿蒙的意义不仅限于一个国产操作系统,它的想象力还在于AIoT领域里的全场景智能平台。“生态成,则鸿蒙成”,四年的时间里,鸿蒙已然将攻坚点从硬件转向软件,而今天的鸿蒙则正在完成属于自己的蜕变和进 ...

从本质上讲,鸿蒙的意义不仅限于一个国产操作系统,它的想象力还在于AIoT领域里的全场景智能平台。

“生态成,则鸿蒙成”,四年的时间里,鸿蒙已然将攻坚点从硬件转向软件,而今天的鸿蒙则正在完成属于自己的蜕变和进化。

从2019年鸿蒙系统首次发布至今,鸿蒙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不断刷新着大众对它的认知。

在这过程中,有对鸿蒙系统的误解,有对生态成熟度的质疑,也有对其能力的担忧,但在各种声音之下,鸿蒙的生态版图也逐渐壮大。“如果安卓系统无法使用,华为随时可以用鸿蒙系统。”这句话出自余承东之口,背景是2019年鸿蒙系统刚刚发布,并首次应用于智慧屏。

时隔四年,鸿蒙终于走向独立。

近期的三重信号都已明确表示,鸿蒙会彻底不兼容安卓版本。第一重信号来自华为HDC2023大会,“官方称HarmonyOS NEXT的系统底座全线自研,去掉了传统的AOSP代码。”其中,AOSP代码则正是安卓开源项目的基础代码。

第二是余承东在9月25日华为全场景新品发布会上释放的信号。他表示,“鸿蒙的下一个版本HarmonyOS NEXT将全面启动鸿蒙原生应用。”据余承东透露,“华为已培养数百万鸿蒙人才,将投入百亿资金支持伙伴发展。”最后一重信号则是来自业内人士对于“鸿蒙不兼容安卓”消息的证实。

于鸿蒙而言,如今的底气来源于整个生态的完整度。

全球范围内逾220万HarmonyOS开发者;生态合作伙伴达150家以上;软硬件产品超350款;API日调用次数超590亿次。这是鸿蒙在2023年交出的一份成绩单。

回顾过往四年的时间,鸿蒙每一年都是一个大跨步。

鸿蒙走向“独立”之前

2020年,李传钊特地为了鸿蒙回国。这是他第二次加入华为,上一次是二十年前,刚毕业的李传钊在华为一待就是十年。

这次的回归,李传钊考虑了很久。让他最终做出回到华为并加入鸿蒙的这个决定,是出于一个契机。2019年,他亲眼目睹,在泰国市场做到第一的华为,几乎一夜间影响力跌入谷底。始作俑者是来自美国的禁令。

禁令发出的三个月后,在2019年8月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鸿蒙系统正式问世。再接下来就是李传钊在B站上开设账号,建立微信群,这一波操作也为鸿蒙吸引了一大批早期开发者。

如今,李传钊是鸿蒙深圳开源线下社区“深鸿会”的发起人。在早期,“深鸿会”最主要的作用是通过线下组织快速为开发者提供交流土壤,并发现更多的开发者。而除了“深鸿会”,还有在成都的“蜀鸿会”和在广州的“穗鸿会”。

可以说,在早期鸿蒙的开发者社区中,李传钊起到了一个很好的链接作用。

然而谈到鸿蒙,另一个绕不开的大人物则是被誉为“鸿蒙之父”的王成录。之所以称其为鸿蒙之父,是因为鸿蒙正是他从2015年开始带领开发的。

到了2019年鸿蒙系统问世之际,AI的发展在全国都还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和进展,至少人工智能科学家都是这么认为的。但王成录在那一年鸿蒙系统的发布会上提出了“全场景智能操作系统”这一概念。

在李传钊的“鸿蒙钊哥”b站视频中,他对“全场景”做了很详细的阐释。“全场景”的另一重说法是“多终端、全产业链”,当网络带宽足够大的时候,所有设备都可以在华为提供的网络上。更通俗的来讲是实现万物互联这一IoT的终极梦想。

但在当时,放在整个AI界,这都是一个比较“遥不可及”的梦想。

而“全场景”的言外之意却也点明了鸿蒙系统的初衷。从这一点上,鸿蒙是有别于安卓系统的。

它不仅仅是一个国产操作系统,一个更为实际且更远大的定位是,全场景智慧生态平台,这里指的是实现汽车、家居、手机、平板、可穿戴设备等所有设备互联互通,这也是AIoT的“终极目标”。

时间很快就来到2020年,鸿蒙系统从1.0进化为2.0,但与此同时,鸿蒙又多了一个新物种——OpenHarmony。自此,鸿蒙有了两个版本,一个商业版本,一个开源版本。

在商业版本与开源版本之间,需要介绍的一个重要参与者是,开放原子基金会的成立。2020年6月,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由华为、阿里、腾讯、百度、浪潮、招商银行、360等十家互联网企业共同发起组建,而华为所捐出的系统正是HarmonyOS。

在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成立的第三个月,OpenHarmony则正式问世。它是脱胎于HarmonyOS系统的开源版本。

具体而言,HarmonyOS与OpenHarmony之间的关系是,OpenHarmony 1.0是一个提取了HarmonyOS基础功能的开源版本,而一年后发布的HarmonyOS 2.0则又是脱胎于OpenHarmony 1.0系统,并在此基础上添加了AOSP代码。

因为HarmonyOS添加了AOSP,这意味着它可以兼容安卓应用,更方便手机厂商的应用,因此也叫做商业版本;OpenHarmony则没有AOSP代码,即不能兼容安卓应用,只能运行鸿蒙应用,而它也是最符合开发者认知的“鸿蒙”。

后来HarmonyOS 2.0商业版本的出现,却很快引起了业界的轩然大波,因为它打破了很多人对“鸿蒙可以独立于安卓”的期待,也产生了更多关于“套壳安卓”的议论。

但实际上,商业版本的出现在当时十分必要。因为当时,鸿蒙系统还并没有拿下大部分生态,这对于手机厂商而言,则意味着一旦使用了没有兼容安卓的鸿蒙版本,就等于彻底放弃安卓。

也正是在鸿蒙开源版本发布之后的这个时间节点,最早期的开发者开始大批量加入到鸿蒙的开发生态当中。这其中包括芯片厂商、家电厂商、互联网公司、安防摄像头厂商、通信厂商以及软件解决方案提供商。

对于操作系统来说,生态圈的成熟,或者说生态搭建的是否成功,则直接决定了这个操作系统能否生存下来。

对此华为提出了16%的分水岭。比如,全球有50亿台手机、150亿台IoT设备,那么16%的分水岭就意味着,在鸿蒙的生态圈中有8亿台手机、24亿台IoT设备。这样就标志着鸿蒙系统的成功。

一般来说,生态分为硬件生态和软件生态。两者是分上下的,硬件生态在下面,为应用提供API和SPK的软件生态在上面,因此也称硬件生态为南向;软件生态则是北向。在生态搭建的过程中,也是按照顺序,先搭建南向,再建北向。

在硬件生态的搭建中,与芯片厂商的适配则是更重要的“第一步”。因为只有操作系统能够适配更多的芯片等底层器件,才能确保在此基础上开发出海量的智能硬件产品,从而才能完善硬件生态。

鸿蒙与芯片厂商适配的难点在于,与不同芯片有对应的GPU驱动方案。这样一来,鸿蒙系统就可以在多种芯片上跑起来。

但问题在于,鸿蒙要如何与芯片原厂适配,让他们开源自己的GPU驱动。在这过程中,难点不仅在于华为自己有海思,更重要的是受到美国禁令的限制,芯片原厂做这件事费力不讨好。

据雷锋网了解,李传钊找到一位做开源GPU驱动适配安卓和芯片的挪威女生,引入华为的开发力量,三方协作、仅三个月就完成了鸿蒙适配开源GPU方案。

后来的结果是,大部分厂商则无需再单独做鸿蒙GPU驱动,也能够实现点亮。与此同时,开源鸿蒙也陆续完成了17家芯片原厂的适配。

到了2023年,鸿蒙的硬件生态则已经十分成熟。

鸿蒙的硬件生态走到哪了?

“7亿台硬件设备和220万开发者”,是鸿蒙在这四年里交出的一份生态答卷。在这期间,鸿蒙硬生生蹚出了一条操作系统国产化之路。

而今天的鸿蒙之所以有底气与安卓生态彻底划清界线,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由于其硬件生态的完整度。

在这其中,芯片厂商、硬件开发商、软件开发商和终端设备厂商是鸿蒙南向生态里的四大主角。

首先是与鸿蒙合作的芯片厂商,这里面有瑞昱半导体、博流智能、四川爱联、芯海科技、紫光展瑞等等。除了刚刚提到的开源鸿蒙已经完成了17家芯片原厂的适配,就在今年9月,英特尔和高通两大芯片巨头也传出与鸿蒙合作的消息。

实际上,英特尔与高通在更早之前就是华为的主要供应商。但后来受到各种限制导致它们不得不停止了与华为的往来。但今年所传出的重新达成合作,则很大一方面原因是由于物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而鸿蒙在其中会占据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对于鸿蒙而言,与英特尔、高通达成合作则意味着,少了与多种芯片适配的这层阻碍,开发者会大批量涌入到鸿蒙的硬件生态当中。

其次,在鸿蒙硬件生态产业链中还有以润和软件、中软国际、软通动力、九联科技和中科创达为首的软硬件开发商。

这其中有鸿蒙的五大核心公司,它们分别是软通动力、常山北明、润和软件、拓维信息和诚迈科技。

以软通动力为例,华为属于该公司的最大客户。软通动力的子公司鸿湖万联也是华为首批OpenHarmony生态伙伴之一。不仅如此,软通动力也是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OpenAtom白金会员,以及开源鸿蒙项目群共建单位成员。对于开源鸿蒙的开发套件,软通动力有极大的贡献。

另外,以润和软件、中软国际为首的软件开发商,则是为鸿蒙提供了软硬一体的解决方案。

最后,在鸿蒙的硬件生态中,其最强力之作则是攻破了几大实体产业链。

从2020年至今,鸿蒙每年都在调整硬件生态策略,2020年是家居标杆企业;2021年全部消费者高频的六大领域;2022年则是1+8+N,其中,“8”指的是华为自主研发的八大硬件设备,包括车机、音箱、耳机、手表/手环、平板、大屏、PC和AR/VR。

可以看到,如果以手机端作为生态圈的核心,AIoT等设备作为最外圈,那么,鸿蒙的硬件生态正在从最外圈走向核心。

在实体产业链,鸿蒙生态如今已走向光电、医疗、交通、家居、智能汽车、储充、运动健康和应用软件等多个领域,并在多个以实体产业为主的城市都有全方面的布局,比如厦门、福州、泉州。

首先是在有着“海上花园”之称的科技城市厦门。2022年9月,华为(厦门)开发者创新应用中心,作为鸿蒙全国首个开发者创新应用中心,在厦门这片白鹭栖息之地拔地而起。

在其成立的一年,鸿蒙的生态服务就已经覆盖了智慧交通和智能地铁两大主要应用场景。

一个更为惊人的成绩单是,超12万公里铁路、100个机场、200条地铁、50个港口都可以看鸿蒙的身影。

而鸿蒙也更是以厦门为中心辐射整个福建省,其开发者创新中心与1000多家企业都达成了合作,并使其加入到鸿蒙硬件生态当中。

对于已经加入到鸿蒙生态的终端设备厂商而言,它们能感知到的效果不仅有IoT能力更强,基于鸿蒙的数据工厂连接速度也有了大幅提升。

在厦门这座城市,鸿蒙开发者创新中心的建立,则成功让鸿蒙将“触角”伸向交通、医疗、汽车等实体产业链中。比如,在鸿蒙物联网的支持下,鸿蒙硬件生态企业已经与厦门当地医院合作,实现了智慧病房这一场景的应用。

另外,在鸿蒙的实体产业链版图里,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泉州”也是一个更为重要的拓展地。而在这座城市里,鸿蒙的产业链主要集中在工业企业,并致力于颠覆传统工业企业,以物联网技术来重构产业链。

一个更真实的案例是,目前九牧已经全方位引入鸿蒙、硬件、芯片、云服务等软硬件开放能力。在相关技术赋能下,其绿色黑灯工厂智能马桶年产400万套,2030年总规划产能1000万套。

另外,鸿蒙的硬件生态厉害之处还在于其和车企的生态合作。2023年10月,全球汽车巨头奔驰宣布与华为达成合作协议,将在其汽车中使用华为的鸿蒙车机系统。而这一合作还不仅仅限于奔驰,宾利、兰博基尼、雷诺、斯巴姆等知名汽车品牌也与华为签署了专利授权协议。

尽管目前,鸿蒙的硬件生态已然取得了较大进展,但那句“轻舟已过万重山”放在鸿蒙身上,却还为时尚早,因为对于这些刚刚与鸿蒙系统达成合作的终端设备厂商而言,还有更长一段的适配过程要完成。这对于鸿蒙和生态企业而言,都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鸿蒙的天花板有多高?

2023年下半年,自鸿蒙宣布与安卓系统不再兼容以来,一石激起千层浪,已经有多家互联网厂商开始高薪招聘鸿蒙开发者,就连以南京大学为首的顶尖学府也将鸿蒙系统开发作为软件相关专业学生的“必修课”。

在近期的2023开源产业生态大会上,华为表示,超400家企业已启动鸿蒙原生应用开发。而且在2024年第一季度,鸿蒙原生应用也将正式所有开发者开放,从此开启移动应用生态的新时代。目前华为的鸿蒙开发者已涵盖18个领域的应用。

这也标志着,今天的鸿蒙,已然将攻坚点从硬件转为软件。

最先加入到鸿蒙生态的App是小红书,这个时间点是在2023年8月。小红书与鸿蒙原生beta版本的成功适配,也标志着鸿蒙OS的生态系统建设取得了初步成功。

再接下来,鸿蒙要正式面向大众市场,必要要完成的一个里程碑便是与通用支付工具的生态融合,如支付宝。

实际上,支付宝是阿里系第四个加入鸿蒙生态的头部应用。但支付宝的加入也意味着,阿里系的Top应用都在加速融入鸿蒙原生生态。

今年11月,蚂蚁集团mPaaS平台也宣布启动鸿蒙原生应用开发。该平台在金融、政务、交通及互联网等行业都有广泛应用。

而在今年10月,腾讯系的微信、QQ音乐及王者荣耀等爆款应用也都纷纷加入到鸿蒙生态的开发中来。不仅如此,在生活服务、出行、餐饮和社交内容等领域,月活Top20里的应用已有一半都加入到鸿蒙生态中,这其中包括美团、网易、今日头条、钉钉、去哪儿网、麦当劳、新浪、B站等等应用。

在今天国内的互联网环境下,这些超级应用加入到鸿蒙生态的开发行列当中,更具有风向标的意义。

这些互联网大厂不仅仅是选择了鸿蒙,而更是看中了未来的大趋势。同样作为互联网厂商而言,大家深知开发市场的重要性。所以,这也有了以美团为首的厂商高薪聘用鸿蒙开发人员。

在鸿蒙的新系统中,增加了一个“原子化”微信服务。这个服务的意思是,将应用程序分解为最小的功能模块,实现与APP解耦,以便在不同的设备上运行。比如微信在开发鸿蒙版APP中时,就加入了这一服务。

更通俗地来讲就是,用户可以在桌面、小艺建议等功能直接实现支付、扫一扫、小程序等常用功能,而无需打开微信应用。

这种灵活性便是鸿蒙提供给生态伙伴的的解决方案。

因此,这些互联网厂商之所以加速融入鸿蒙生态,也不仅仅是因为它是唯一的国产操作系统,更意味着其未来在所有终端的市场地位,或者说这些互联网正在以“用脚投票”的方式选择鸿蒙。

关于鸿蒙今天的生态,另一个不得不提的决定性因素是,华为当时为自己设定的16%“生死线”。

随着这些鸿蒙原生应用的全面启动,鸿蒙也完成了超越16%“生死线”的目标。

2023上半年,华为在手机这个领域还并没有达到16%的份额。当时,鸿蒙在全球新增手机市场的占比是2%,在中国这个数字是8%。但后来随着华为Mate 60系列的上市,在2023年的第36周,华为手机市场占率便在中国市场达到了17%。这也意味着鸿蒙系统成功跨越“生死线”。

对于鸿蒙系统,不仅有高等学府、硬件生态厂商和互联网厂商的支持,更有多家券商都十分认可鸿蒙系统的未来。其中,民生证券指出,鸿蒙OS正在打开一个万亿级市场。

从本质上讲,鸿蒙操作系统的意义不仅限于一个国产操作系统,它的想象力则在于AIoT领域里的全场景智能平台。

虽然,开发鸿蒙原生应用对于软件公司而言,会是一项挑战。但从当下的形势来看,发力的不仅有华为,更有多方势力的加入,比如生态厂商和学术界。

当下,鸿蒙所处的形势也正是应了那句话,“生态成,则鸿蒙成”。今天的鸿蒙正在完成属于自己的蜕变和进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