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亚马逊详解未来云技术之争,转型非缓兵之计

2019-12-4 09:54| 发布者: | 查看: 17| 评论: 0

摘要:   编者注:在一对一的对话中,亚马逊云主管透露了他如何看待云的未来、竞争、市场变化、客户需求和争议。  对于首席执行官 Andy Jassy 来说,Amazon Web Services(AWS)自成立以来就处于其最大的革新之中。   ...

  编者注:在一对一的对话中,亚马逊云主管透露了他如何看待云的未来、竞争、市场变化、客户需求和争议。

  对于首席执行官 Andy Jassy 来说,Amazon Web Services(AWS)自成立以来就处于其最大的革新之中。

  上周,Jassy 在采访中,透露了他对 AWS 的愿景和方向的新见解,坦率地谈论了对云计算行业的影响、不断变化的客户需求以及近期竞争的激增。

  简而言之,AWS 正在改变自身在云计算及其过程中的游戏方式。亚马逊享受着并继续主导着容纳了开发人员和初创公司的信息技术领域,它也已成为衡量世界其他地区(包括中小企业、大型企业和公共部门)所有人的标准。

  成立超过 13 年,AWS 一直是增长、行业颠覆和成功的制胜机器。AWS 占据了亚马逊全部营业利润的 71%,但是现在,它在面临竞争加剧的同时,也在遭遇着更多的争议。

  AWS 作为一个价值达数十亿美元、老牌企业根深蒂固的 IT 市场的新进入者,将受到挑战,并且为了维持其领导地位必须继续进行创新。随着云市场改变行业结构,我们认为,许多下一代领导者将是在云中诞生的新公司或在云中重生的现有企业。

  但是,人们总是把太多的焦点聚焦于哪家云计算公司会获胜,哪家云计算公司正在亏损或谁在收购谁,而不是关注云计算行业中发生的实际业务和技术变化,以及谁将最有效地推动行业发展。

  “到目前为止,我们拥有该领域最大的企业业务,而且功能差距也正在扩大,”Jassy 说。

  尽管 AWS 在财务和技术上取得了成功,但 Jassy 并不认为这是有关 AWS 和行业的最重要对话。真正的意义在于,无论企业的当前规模,云如何使组织以重大的方式进行自我转型。

  他说:“我认为一些领先者将重塑自己,并成为未来的解决方案,其中一些将成为全新的初创公司。目前,只有少部分处于早期阶段,很多甚至还不存在。”

  如今,成功的企业领导者都在投资云技术,将其作为业务模型重构的核心基础。新的商业和技术模式与传统行业领导者的模式大不相同。从金融服务到公共部门,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云中的软件即服务(SaaS)应用实现其价值。

  这些基于云的公司正在将脚本转移到已建立的行业领域。例如,Stripe 改变了支付行业,Robinhood 改变了金融服务市场。Doordash 和许多其他例子都是在云计算中诞生的企业案例,它们从行动缓慢的老牌公司手中接管了市场。

  根据 Gartner 的研究,这些成功案例导致了云计算市场的蓬勃发展,并有望在 2019 年突破 2140 亿美元。在这个市场中,行业分析师通常将“三巨头”云提供商放在一起分析,似乎它们的发展进度大致相同。

  但事实并非如此。

  Microsoft Azure 和 Google Cloud Platform 已经为自己找到了合理的位置,但他们都在进行大量投资,试图超越 AWS。例如市场上存在着的混合云,微软和谷歌似乎都在推动这种混合方法,以试图减缓创新的步伐,从而符合他们的速度。AWS 则在去年拥抱了混合云,宣布推出 AWS Outposts,为公司提供一种在内部分发 AWS 的方式。Jassy 说:“客户非常渴望看到 Outpost 的普遍可用性,以帮助他们的云迁移计划。”

  这正是 Jassy 在 2015 年的采访中所预测的:“我们的观点是,将来很少有公司拥有自己的数据中心,而那些仍在运营中的公司将只占据很小的份额。绝大多数工作负载将流向云。我们才刚刚起步,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显然,这与当今的云市场正在发生的变化是一致的。

  尽管云正在改变一切,但它仍然仅占 IT 总支出的 5.6%,Gartner 预计今年这一数字将达到 3.8 万亿美元。这仅仅是个开始,因为只有 20% 的企业工作负载已转移到云中,所以迁移到云模型的业务量呈现了巨大的增长。

  是转型而非过渡

  对于那些想要快速迈向云未来的企业来说,是时候要想得更为长远了。显然,这与过渡到云是无关的,因为过渡往往是指微小渐进的事情。对于希望抓住云爆炸性潜力的组织,是时候考虑转型了。

  Jassy 总是认为,拥抱下一个云浪潮是非常重要的,否则就会被时代的潮流压垮。尽管他多年来一直在说云将影响所有业务,但现在很明显,他对云以及 AWS 的技术和业务模型的愿景已经远远超出了当今的公共云。Jassy 的愿景是将 AWS 云扩展到任何地方,因为世界需要能够从任何地方访问计算、存储、网络和人工智能。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亚马逊无处不在”的战略,无论是云端、边缘还是您的数据中心。

  时不待我的现代化

  但不知何故,Jassy 现在似乎有些不同。他变得更为讲究,更加笃信。他目睹很多公司以转型为核心,却只经历了更零碎的过渡过程。当公司在不断改进时,世界并不会停滞不前。例如,出租车行业多年来一直无视消费者的需求,比如接受信用卡付款和及时呼叫。当他们犹豫不决时,Uber、Lyft 和 Ola 等网约车平台开始介入进来,彻底改变了打车方式。

  这样的例子还可以在健身业、视觉搜索和酒店业找到。不断冒出的创新,正在颠覆那些成熟却又发展缓慢的行业。

  Jassy 宣称,云已经“彻底颠覆了业务和创业模式。企业和初创企业更愿意在新的商业理念上冒险,因为在 AWS 和云环境中尝试一系列不同迭代的成本要低得多”。

  对于企业来说,这是一种新的业务模式,可以帮助他们像创企那样运作——降低项目启动成本,提升产品/市场契合度,提高敏捷性和减少员工人数。

  “如果您是一家现有企业,并且只是通过当前细分市场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世界,那么您就不会意料到初创公司有可能会出现,”Jassy 说。“这些现在还不存在的创企,却可能会以更好的主意颠覆您的业务,当您还没有准备尝试和迭代时,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被淘汰了。”

  Jassy 说,并不是迈出第一步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他说:“企业认识到,如果他们想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获得成功,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公司,就不能仅仅进行微小的渐进式改变。他们必须考虑客户的需求,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推出所需的客户体验。而这通常意味着很大的改变。”

  首席执行官领导转型

  说很容易,但是主流企业该如何实现呢?继续看着已有数十年时间的基础设施,祈祷没有人改变?我向 Jassy 提出了一个问题:对于想要真正实现自我转型的公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注意?

  他回答说:“大多数云转型的初期挑战都不是有关技术性的,更多是关于领导力,行政领导力。您必须让高级领导团队保持一致,并确信您将做出改变。一旦团队结盟,您就必须设定一个激进的自上而下的目标,以迫使组织比其他组织自然地更快行动。”

  Jassy 表示,首席执行官牵头负责云转型是云行业的重大变革之一。他说:“如今,首席执行官比以往更多地参与其中。在 AWS 的头十年中,有很多开发、试验和迁移都是由沮丧的开发人员、工程经理、架构师和业务经理所推动的。今天,这些事情仍然会发生,只是首席信息官的介入会稍晚一些。但是在此之前,CEO 并没有参与决策。”他补充说:“如今,相较以往,这种情况变得更加自上而下,因为这往往涉及重大的战略决策。”

  云竞争

  AWS 的竞争日趋激烈,但 Jassy 和 AWS 似乎一帆风顺。他说:“拥有更多的功能和能力对客户来说意义重大。这就是我们在绝大多数面对面的战斗中都取得成功的原因。而且 AWS 的合作伙伴社区比其他提供商更重要,为组织提供了更多选择。”

  亚马逊的规模使许多人能够做以前无法做的事情。现在,一个新时代开始了,它不仅涉及计算和扩展,还涉及云上发生的事情。Jassy 认为他的竞争对手似乎对此并不高兴,因为即使它们的运行速度足够的快,也无法避免失败的局面。

  Jassy 在亚马逊 re:Invent 2018 大会上指出:“AWS 的收入增长速度是其云计算竞争对手微软的两倍以上。”

  “如果仔细看一下不同平台提供的功能,我认为差距正在扩大,我们比第二大提供商要领先 24 个月,”他补充说。

  多云战略

  毫无疑问,这是事实,但业界也越来越多地谈论多云战略,这可能会减缓 AWS 的增长,即使它允许潜在的竞争对手赶上。

  这是媒体的夸大宣传还是事实?答案是“两者都有”。

  Jassy 承认:“我们有很多公司完全在使用 AWS,并且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长,但总是会有其他公司出于不同的原因而决定使用多个云。”

  找出这些原因并不难:并购活动通常会在不同的 IT 堆栈中引入不同的云。开发人员也经常会引入他们偏爱的云服务。无论哪种情况,都不是设计使然的多云,或者某种大战略。它只是数十年来我们所看见的同一家企业的 IT 混搭模式。

  Jassy 说,多云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在现实生活中的应用。“那些采用多云战略的公司,他们通常不会将其分成 50/50 或在几个提供商之间平均分配。这主要是因为,你需要从功能集、生态系统和成熟度方面考虑多个平台。所以最终,您不得不带领自己的开发团队,要求他们从本地迁移到云,还要迫使他们精通多个提供商的云产品。”

  因此,他说,追求多云战略的“绝大多数”组织会倾向于选择一个主要的提供商。而选择第二个提供商往往是为了预防与主要提供商的潜在冲突。Jassy 继续说,对于实施多个云的客户,工作负载在主云和辅助云之间分配,更多的是 70/30 或 80/20 或 90/10,而不是 50/50。

  因此,多云是事实,但是试图用其他云减轻工作负载的尝试可能会适得其反。

  数据智能化

  云的核心是下一代业务差异化和竞争优势:数据。数据也是检验不同云能力最为直接的地方。一方面,公司很难弄清楚如何为现代应用建立正确的访问控制和策略。

  接下来是企业需要如何为这些应用移动数据的问题:大多数组织根本没有能够处理需要通过有线传输的数据规模的网络。添加激增的边缘点并将其与更大的存储需求相结合,组织必须提出一种完全不同的策略来满足其新兴的分析和其他需求。

  过渡性方法无法做到。所以企业需要转型,并针对新的数据现实采用新的体系结构。

  正如 Jassy 所看到的,组织需要采取双重方法:“一个是他们必须考虑如何获取与分析接近或与计算资源接近的数据,并能够智能地自动计算排除耗能过高的数据。”

  如果不明白这一点,那么企业要么会因为保持太多数据过热而导致成本飙升,要么会因为保持太多数据低温而导致性能骤降。Jassy 指出,在这种情况下,拥有像 AWS 这样的领导者很重要,它可以运用机器学习和经验来弄清楚如何自动移动数据。

  但让我真正感到奇怪的,是 Jassy 对即将推出功能的介绍:“您可以期望,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内,我们将引入一些其他功能,这些功能实际上旨在尝试解决一些我们认为的大型挑战。企业会希望消除网络跳跃,找到一种方法,让计算和存储更贴近 5G 网络边缘。”

  对于 AWS 引入的新功能而言,AWS 在做什么以帮助组织更好地理解和更好地利用其数据?简而言之,AWS 在做什么以促进机器学习?

  他说:“大多数云提供商都试图通过一个框架 TensorFlow 来汇集所有机器学习工作。我们有很多 TensorFlow。云中运行的 TensorFlow 大约有 85% 运行在 AWS 之上。此外,我们也为客户提供了广泛的支持和出色的性能,包括 PyTorch 和 Apache MxNet 在内的每个主要框架。”

  如果机器学习仅专注于拥有博士后学位的数据科学家,那么它仍然是一个大问题,但是使 AWS 的方法与众不同的是它让数据科学民主化。Jassy 说:“如果您希望机器学习尽可能地扩展,则必须让日常开发人员和数据科学家更轻松地进行学习。”

  这是一种大规模部署的机器学习方法,能够使其成为企业中真正的变革力量,而不仅仅是过渡性的过程。

  要么做大要么失败

  这使我们回到了开始的地方:转型。云计算沿着这条路径开辟了世界,并继续提供更多服务,以确保该路径成为企业发展的“高速公路”。

  Jassy 说:“越来越多的企业决定大规模迁移,并押注在云上。当他们做出决定时,所有赌注都消失了。他们以前使用过的每个人、每个东西都需要重新考虑,这很有趣,因为它使世界颠倒了。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不仅对我们来说,而且对整个生态系统都是如此。”

  完全重置所有内容是没有必要的,愿意重新考虑所有内容就行了。

  当然,这里的“所有”包括主机。他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帮助企业脱离主机,以及遗留的专有关系数据库。这是一种从 Windows 到 Linux 的迁移,Linux 的复合年增长率为 20%,Windows 的复合年增长率下降了4%。明年,所有新工作负载中约有 82% 将运行 Linux。

  Jassy 说:“我们的目标是成为所有企业转型战略中的基础设施技术平台,并使其能够发明和建立更好的客户体验,帮助他们增长。”

  这是一个伟大的梦想,它将在未来十年中不仅撼动软件,而且将撼动全球组织如何将软件用于创建全新应用的梦想。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新时代,一个让传统提供商感到恐惧的时代。云竞争者需要迅速弄清楚这一切,因为 AWS 已经存在,并且正在帮助企业自我转型。

  对于现代企业来说,高风险意味着生存或死亡。生存就是向新的业务模式转变,而死亡就是向相同的旧事物过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