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极光上市一年估值业绩双杀 转型SaaS 转成“负增长”

2019-12-2 00:56| 发布者: | 查看: 66| 评论: 0

摘要:   文章来源:GPLP 犀牛财经(ID:gplpcn),作者:夏天  SaaS 业务是资本市场非常喜欢的生意模式。  近日,国内移动开发者服务提供商极光(NASDAQ:JG)公布了公司 2019 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  2019 年 ...

  文章来源:GPLP 犀牛财经(ID:gplpcn),作者:夏天

  SaaS 业务是资本市场非常喜欢的生意模式。

  近日,国内移动开发者服务提供商极光(NASDAQ:JG)公布了公司 2019 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

123.png

  2019 年第三季度,极光的总营业收入为 2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毛利润为 5690 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净亏损为 3170 万元,2018 年同期为 860 万元,同比扩大 72.87%。对于亏损,极光解释称,主要是因为一次性在此季度为某个知名电商客户提的坏账准备导致的。

  与此同时,在这一季度,兼任极光 CEO 和董事长的罗伟东宣布,将公司的业务细分改成:开发者服务、SaaS 产品和精准营销,在之前 SaaS 产品被称为垂直数据服务。这次分类的改变,预示着极光把重点放在基于 SaaS 产品的商业模式上,是从数据到产品的一个转变,也是将客户群体从广告主转向 APP 开发者。

  事实上,这并不是极光的第一次转型,从移动沟通工具转型做消息推送服务,再从国内第三方推送服务商到做大数据服务,这已经是极光的第三次转型,还没在行业占稳根基,又匆匆转型,令人疑惑不解。

  三次转型不易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成立于 2011 年的极光,曾经是移动大数据服务平台,是第三方推送服务商,还是移动开发者服务提供商,主要为移动应用开发者提供稳定高效的消息推送、即时通讯、统计分析、社会化组件、短信、一键认证、深度链接、物联网等开发者服务。

  看到极光戴了这么多帽子,是不是还是不清楚这家公司具体是做什么的。这还要说到 2011 年横空出世的微信,当年在短时间内一下横扫国内各种的 IM(即时通讯),结束了行业群雄割据的局面,一时间国内的各种 IM 项目尸横遍野,这就包括现在极光的创始人罗伟东的“KKTalk”。

  出道就转型,极光也是不容易。但其实罗伟东并没有像其他同行一样彻底放弃 IM,而是转型做了消息推送服务,当时的新公司被命名为“极光推送”,简言之就是负责手机 APP 的通知栏消息弹窗。而这也是极光大数据的前身。

  但是事实是,极光的服务以免费为主,这并没有给极光带来太多的营收。从 2018 年递交的招股书来看,2016 年极光净亏损为人民币 6140 万元,2017 年净亏损为 9030 万元。截至 2018 一季度,公司净亏损为 2210 万人民币。

  对此,罗伟东直言不讳,“以前公司几乎只有推送一个业务,推送的基础服务是免费的,只有高级服务项目和技术支持才收费。”

  推送业务不赚钱,2016 年,极光推送对外宣布转型为一家大数据服务公司,并且表示要做“中国版 Palantir”,与此同时,公司名称从“极光推送”变更为“极光”。

  转型后的极光在开发者服务基础之上增加了数据服务和广告服务,增加的两大业务也是极光未来的主要营收来源。

  Palantir 成立于 2004 年,由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家彼得·蒂尔一手扶持。

  从产品来看,Palantir 目前拥有两大产品,Gotham 和 Palantir,前者用于国防安全领域,后者偏重于金融领域。这两款产品都是基于大数据进行分析统计为客户提供数据服务。

  不过,依靠大数据为生的极光,游走在法律风险边缘。今年接连暴雷的大数据风控行业,让极光在内的大数据公司们不得不思考,如何在数据服务的同时不触及用户隐私红线,用户隐私与公司利益又何以兼得。

  增速“变脸”极光在玩什么招?

  这一次,极光又将目光放在了 SaaS 行业,当然,每一次转型都是有代价的。

  极光的 SaaS 产品主要涵盖金融风控、市场洞察以及商业地理服务(极光 iZone)。2019 年第三季度,极光 SaaS 产品的收入为 3360 万元,同比增长 52%。SaaS 产品的增长主要得益于付费用户数量同比增长 18%,以及每客户平均收入(ARPU)同比增长 29%。

  另外,2019 年第三季度,极光 SaaS 特色的开发者服务和 SaaS 产品的总收入达到 5550 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47%。

  虽然,新开辟的 SaaS 业务取得了高增长,但是 2019 年第三季度,极光精准营销收入同比下降8% 至 1.464 亿元。对此,极光表示,精准营销收入的下滑一方面是因为宏观经济放缓导致广告主收紧广告预算和公司对接入新广告客户更严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极光逐步将战略重心从传统的精准营销模式转向更健康的以 SaaS 为基础的新广告数据收费模式。

  事实上,2019 年第三季度,极光的收入同比增速和环比增速都创新低,并且出现第一次同比和环比的负增长。

  期中,开发者服务保持和二季度一样的同比增长 39%,收入为 2190 万元;SaaS 产品同比增速为 52%,增长至 3360 万元;而精准营销业务同比却下降了8%,至 1.46 亿元。

  虽然精准营销业务增速出现下滑,但其仍旧是收入占比最高的业务,占比 72%。

  再回过头看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精准营销业务的增速情况,分别是 90% 和 84%。在一季度财报中还表示虽然经济疲软,但是极光的产品依然符合客户的需求,所以增长快速。可是三季度财报就却说,增速下降主要因为疲软的宏观经济。

  同样的经济环境,一季度还是 90% 的增速,三季度就成了负增速,这实在让人感到诧异。对此,在电话会议上,极光的高管称,“极光的精准营销业务是需要先为客户提供服务,在一个月后看服务的数据效果再结算,而结算也有账期。”

  目前,极光的转型还处于一个阵痛期,而国内的 SaaS 行业也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虽然没有独角兽,但是谁都有机会,但是还需极光沉下心,扎下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