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人类病患首次被置于假死状态!生命暂停2小时,将必死之人抢救回来 ... ...

2019-11-24 20:58| 发布者: | 查看: 34| 评论: 0

摘要:   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研究团队近日首次成功让一名患者进入假死状态,按下生命暂停键的患者在完成急救手术后复苏。  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外科医生 Samuel Tisherman 在接受科技媒体 New Scientist 采访时表示, ...

  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研究团队近日首次成功让一名患者进入“假死状态”,按下“生命暂停键”的患者在完成急救手术后复苏。

  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外科医生 Samuel Tisherman 在接受科技媒体 New Scientist 采访时表示,他的医疗团队已经让至少一名病人进入假死状态,并声称他们自己在完成这一成果时也觉得“有点超现实”。

  将人类进入“假死状态”,这是 Tisherman 所领导的一项创伤急救临床试验的一部分,该试验的目的是为治愈可能导致死亡的创伤争取时间。临床试验中将人进入“假死状态”的技术,由 Tisherman 开创,正式名称为紧急保存和复苏(emergency preservation and resuscitation,EPR)。

  视频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医生首次将人类首次进入假死状态(来源:Engadget/YouTube)

  伦敦大学学院医院麻醉师顾问、《极端:生、死与人体极限》一书的作者 Kevin Fong 对此评价道,紧急保存和复苏是一种尝试,通过显著降低一个垂死病人的体温,迫使他们的生理进入慢动作,以达到临时保护的目的。有时候,你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去抢救一个人的生命,通过 EPR 有望将时间延长到几分钟甚至更长。

  “心胸外科医生已经做了类似的工作几十年了,但是这项技术在将拯救生命这一过程向前移,进入急诊科甚至进入受伤现场。在急救医学中,我们总是试图模糊生与死的界限,创造一些以前不存在的奇迹。如果 EPR 起作用,它将彻底改变游戏规则。”Kevin Fong 说。

  一、按下生命暂停键

  Tisherman 本周一在纽约科学院的一个研讨会上描述了其团队的进展,他表示,该试验计划对接受标准紧急护理或 EPR 的 20 名男性和女性的结局进行对比,试验将一直持续到今年年底,目前已有至少一名患者成功完成了手术,预计到 2020 年底能够公布完整的试验结果。

  但是,Tisherman 并不愿透露除此之外还有多少人幸存了下来。

  受到急性创伤的患者,往往会失去超过一半的血液,心脏也会停止跳动,留给医生们进行手术抢救的时间只有几分钟,在这种情况下存活的几率不到 5%。

  EPR 技术具体而言,就是用冰冷的生理盐水代替人的血液,将人的体温迅速降低到 10 到 15 摄氏度,患者的大脑活动几乎完全停止,然后停止冷却,并将患者转移到手术室进行抢救,此时这些患者处于“生命暂停”的状态。

  在正常体温,即大约 37 摄氏度的环境下,人体的细胞需要持续的氧气供应来产生能量,以保障生命活动。当心脏停止跳动时,血液不再流动,也就无法向细胞输送氧气。缺氧情况下,我们的大脑只能存活 5 分钟左右,5 分钟后就会发生不可逆的损伤。

  然而,降低身体和大脑的温度,会减缓甚至停止我们细胞中所有的化学反应,也就减少氧气的需求。

  在披露的这例手术中,通过 EPR 技术按下患者的“生命暂停键”,使得手术团队有 2 个小时的时间来修复伤者的伤口,然后重新升温复苏身体,让心脏重新工作。


EPR 技术示意图(来源:Guardian graphic)

  尽管该过程存在一定的争议,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了 Tisherman 团队在 10 名患者身上使用 EPR 技术,即能让人处于假死状态的处理,以测试未来的可行性。

  在该临床试验中,接受试验的患者并不是研究团队主动找到的,而是“等”来的,而且并不是说大多数患者都有机会选择是否进行 EPR。

  研究团队目前主要是对前来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抢救的因急性创伤(如枪伤或刺伤)出现心脏骤停的患者,才实施 EPR 处理。而且,由于参与者所受的伤害往往是致命的,而且没有其他可替代的治疗方法,因此在 FDA 的批准中,特别允许了试验人员无需征求患者的同意,

  当然,为了进一步尊重患者的意愿,研究团队还提前做了一些工作,他们在马里兰大学医学院附近的社区的报纸上登了广告,除了描述此次试验的内容之外,向人们开放了一个可以提前选择不参与该试验的网址,在该网站提前登记后,如果因发生创伤性损伤而被送进医院抢救,可以避免接受 EPR 技术进入“假死状态”。

  二、模糊生死边界

  Tisherman 对创伤研究的兴趣,起源于他职业生涯早期的一件事,在那件事里,一个年轻人因为保龄球鞋的争执而被刺伤心脏。

  “就在几分钟前,他还是个健康的年轻人,但突然就死了。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我们就能救他了。”Tisherman 说道。这促使他开始研究如何通过冷却技术让外科医生有更多的时间来完成他们的抢救工作。

  虽然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听说过支付一笔费用将自己死后冷却起来的项目,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冻起来的人,没有一个能成功地苏醒复活。

  而能够让人处于假死状态的技术,最关键的地方当然是在于能够“苏醒”和“复活”。几十年来,科学家和医生们一直在考虑让人类进入假死状态,但直到近些年才进行了可行的试验。

  对创伤受害者进行快速冷却的目的,是使大脑活动减少到几乎停滞,并使患者的生理机能减慢到足以使外科医生获得宝贵的额外时间(可能超过一个小时)来进行手术。照顾好患者的伤口后,即可对其进行升温并复苏。

  上世纪 80 年代,Tisherman 和自己的博士导师、被誉为“心肺复苏术(CPR)之父”的 Peter Safar,开始研究可以让人进入假死状态的 EPR 技术,并在 1990 年发表了他们的第一份研究结果。

  2000 年,亚利桑那大学的 Peter Rhee 和他的同事们在猪身上进行了 EPR 试验,通过冷却成功地以“杀死”猪的方式来拯救猪。在当时的动物实验中,结果显示 90% 的动物最终存活了下来。40 头接受 EPR 处理的猪,在复苏后都没有出现认知或身体损伤。而在相同的研究中,对照组的猪没有一只在最初的损伤中存活下来。

  此外,动物实验还表明,通过冷却的方法可以提供长达三小时的窗口期,在此期间,可以进行必要的手术操作。   

  2003 年 Peter Safar 不幸去世,而 Tisherman 继续进行 EPR 研究,并得到了美国国防部的资助,因为他们希望有一天能使用 EPR 治疗战场上的士兵。

  “我们觉得是时候把这项技术带给我们的病人了,现在我们正在做了。随着试验的进展,我们也在不断学习。一旦我们能证明它在人类身上是有效的,我们就能扩大这项技术的使用,帮助病人生存下来。”Tisherman 说。

  事实上,至少从 2014 年起,EPR 技术的主要倡导者 Tisherman 就一直在推动扩大这项技术的应用范围。2014 年 4 月,Tisherman 在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正式启动了一轮人体试验,但由于缺乏合格的患者而受阻。

  2016 年,Tisherman 在杀人犯罪率较高的美国巴尔的摩地区再次开展人体试验。

  这才有了前文提到的人类首次进入假死状态的成功。在 Tisherman 公布的消息中,只提到在一名患者身上用冰冷的生理盐水代替血液(此时从技术上讲,患者已死亡),然后在手术室进行两个小时的手术后,将血液重新灌注,并将体温升到 37 摄氏度。

  除此之外,他们已经对多少名重症患者进行过多少次 EPR 尝试,多少人存活,这些还都无从知晓。

  Tisherman 表示他将在明年的一篇科学论文中全面阐述这一过程,我们也期待更多细节的公布。

  三、网友热议话题

  在人类首次进入假死状态的新闻出来后,国外网友们也是炸开了锅。New Scientist 杂志的顾问 Helen Thomson 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回答了网友们热议的问题。他同时也是《自然》杂志、BBC、英国《卫报》的科学作者。

  以下是 Helen Thomson 与网友的部分互动:

  问:假死是不是有点像被诱导的昏迷?   

  答:是的,两者之间有相似之处。药物引起的昏迷,是使用药物来减缓大脑的新陈代谢(此时大脑的耗氧量减少)来减轻肿胀和帮助恢复。然而,假死更进一步,通过降低人体温度,几乎完全停止人体和大脑的新陈代谢。诱导昏迷通常用于脑损伤,而假死则用于创伤后心脏骤停的患者,假死状态可以为抢救这些患者争取足够的时间。

  问:人们可以选择是否进入假死状态吗?

  答:这项技术只能作为最后的手段使用,这意味着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研究小组将首先尽其所能,用常规的方式挽救病人的生命。因外伤性出血而导致心脏骤停的病人,按目前的治疗方法是不可能存活下来的。为了得到试验的批准,研究小组必须与公众进行多次磋商。他们还在当地报纸上公布了试验的细节,向人们指出可以选择不参与的网址。有关批准过程的更多细节可以在这里找到(请点击 http://ikj0.cn/sXgX1L)

  问:这种手术只有富人或名人才用得到吗?

  答:不,它不区分富人和穷人。作为参与者有几个条件,尤其是由于创伤发生心脏骤停,和已被及时带到开展这项技术的医院。这项技术涉及到很多医生,他们都必须及时参与。

  问:那么心理健康呢? 它也可以用来治疗抑郁或焦虑吗?   

  答:我不确定它如何用于心理健康,但希望它可以用于其他医疗领域。它的应用被很多方面限制,例如,它究竟效果如何,在其他医院是否能够实施起来。理想的情况是,你可以让病人在这种状态下等待数月或数年,直到他们的疾病得到治愈。但这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这项试验只是第一步,我们还不知道它是否有效。

  问:那么,永生是这一切的最终目标吗?

  答:最终目标是拯救一个几乎肯定会死去的人的生命。你可以把它比作除颤仪的发明——在那之前,许多心脏骤停的人都会死,现在,他们中的一些人因为这项技术而活了下来。

  四、走向深空旅行

  “我想说明的是,我们并不是为了要把人送到土星上去,我们在试图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来拯救生命。”Tisherman 表示。

  但是,不可避免的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欧洲航天局(ESA)等太空机构,以及像马斯克和杰夫·贝索斯这样雄心勃勃的科技企业家,将对 Tisherman 教授明年发表的论文产生强烈的兴趣。

  的确,在科幻作品中我们常常看到低温休眠的场景,其实就是通过低温保存的技术让人进入假死状态,以实现漫长的太空旅行。

  星际旅行似乎仍然是一个遥远的前景,一趟“不算太远”的土星之旅就需要大概 7 年的时间。除非物理学上的重大突破,使比更快的近光速旅行成为现实,或者医学上的突破让长期休眠成为可能,否则,其他恒星系统的旅程将永远遥不可及。


科幻作品中的冬眠舱(来源:osr.org)

  但,至少现在,其中一件事情已经发生。包括 NASA 在内,也正在研究如何让宇航员进入麻木状态,从而延长他们的新陈代谢。因此,在星际旅行过程中,把宇航员们冷冻起来,可能比让他们一直保持健康和快乐更容易。

  但是事实上,现在没人清楚一个人究竟能处于假死状态多长时间。当一个人的细胞被升温复苏时,他们会经历再灌注损伤,在这一过程中,一系列的化学反应会损害细胞,而且细胞缺氧的时间越长,损伤越大。

  Tisherman 表示,也许可以给人们一种鸡尾酒药物,来帮助减少这些伤害并延长他们的“休眠”时间,但是目前为止科学家还没有搞清楚再灌注损伤的所有原因。

  纽约大学朗格尼健康中心神经重症监护科主任 Ariane Lewis 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但这只是第一步。“我们必须先看看它是否有效,然后我们才可以开始考虑如何和在哪里使用它。”

  虽然 EPR 技术是为了满足濒死病人的需求而诞生,实施 EPR 的医生们也没有考虑到要去拓展非医学领域的应用,但这项技术在未来一定会为那些更狂热的应用开辟可能性。

  一旦 Tisherman 验证了 EPR 技术的可行,不管他是否想要,装一台“冷冻休眠机”到太空都可能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