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爱立信、华为和诺基亚“柯达时刻”:虚拟化、开放式RAN的巨大挑战 ... ...

2019-11-3 09:10| 发布者: | 查看: 29| 评论: 0

摘要:   作者:Iain Morris 是 IT 外媒 Light Reading 的国际版编辑。  柯达时刻成了一种比喻,喻指任何面临颠覆的公司。2012 年 1 月,柯达这家家喻户晓的影像公司在经历多年的衰退后申请破产。它的失误就在于错过了 ...

  作者:Iain Morris 是 IT 外媒 Light Reading 的国际版编辑。

   “柯达时刻”成了一种比喻,喻指任何面临颠覆的公司。2012 年 1 月,柯达这家家喻户晓的影像公司在经历多年的衰退后申请破产。它的失误就在于错过了从摄影胶片到屏幕的转变。


柯达时刻。暴风云笼罩着大型设备供应商,正如当初暴风云笼罩着影像巨头柯达那样

  事实更为微妙,面对 2000 年代后期配备摄像头的智能手机的崛起,柯达可能毫无对策。但是曾用来描述完美快照机会的“柯达时刻”一词如今已成为了残酷的笑话,任何处于类似困境的公司沦为笑柄。

  现在电信行业的一些玩家盯着自己的柯达时刻。经过多年合并后,只有三家公司在提供当今移动网络中使用的大多数设备:中国的华为、芬兰的诺基亚和瑞典的爱立信。它们的霸主地位与 1980 年代的柯达和日本竞争对手富士没什么不同。就像柯达和富士一样,它们正遭受重大技术变革带来的威胁。

  对于柯达而言,威胁是数码相机。对于移动设备供应商而言,威胁是软件。更具体地说,是降低了底层硬件价值和重要性的软件。一种名为“虚拟化”的技术已经应用于电信界其他领域,如今它正进入无线接入网络(RAN),电信公司的大部分资金投入于 RAN。虚拟化意味着软件不必绑定到特定的设备。理想情况下,虚拟化应该让运营商得以在任何商用服务器上运行网络功能。

  反对专有技术的浪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由于更多的开放式接口开发出来,运营商就能够在同一个移动站点使用来自不同供应商的产品,这在旧网络中不可能做到。运营商领导的行业组织:O-RAN 联盟已经敲定了新的“开放式 RAN”规范。

  虚拟化和开放式 RAN 可能会对爱立信、华为和诺基亚构成巨大挑战。在老式 RAN 中,运营商被迫从其中一家公司或较小的竞争对手那里花一定的费用购买专用设备。缺乏互操作性意味着移动站点的所有 RAN 产品都必须来自同一家供应商的系统,包括处理信号的无线电设备和“基带”产品。运营商充分利用最新形势,理论上可以使用小型软件公司和标准化设备(所谓的“白盒”),而不是 RAN 巨头的产品。

  这一幕已经上演。日本电子商务公司乐天(Rakuten)在搭建基于虚拟化和开放式 RAN 技术的新移动网络。据市场研究网站 Owler 声称,乐天一开始使用诺基亚的无线电设备以及只有 220 名员工的美国公司 Altiostar 开发的软件。但据另一家行业网站 The Mobile Network 声称,诺基亚将不参与乐天部署项目的第二阶段。相反,这家日本运营商将使用 KMW 和 Flex(前身是 Flextronics 即伟创力)开发的设备。

  日本最大的移动运营商 NTT DoCoMo 似乎也有类似的目标。DoCoMo 宣布将在橄榄球世界杯前夕试用 5G 服务,表示将结合使用诺基亚的基带系统以及富士通和 NEC 提供的无线电设备。

  其他市场的运营商也在试图打破爱立信、华为和诺基亚的统治地位。值得注意的是,在英国,沃达丰已携手 Altiostar 的两个竞争对手:Mavenir 和 Parallel Wireless 以及一家名为 Lime Microsystems 的英国初创公司,开始测试开放式 RAN。沃达丰首席执行官 Nick Read 此前对供应商高度集中颇有怨言,他表示,此举目的是“积极拓展我们的供应商生态系统”。与此同时,西班牙电信公司(Telefonica)作为 Altiostar 的投资者加入了乐天的部署项目。


已作好准备的 Read。沃达丰的 Nick Read 对开放式 RAN 抱有浓厚的兴趣,竭力寻找爱立信、华为和诺基亚之外的替代者  

  追求开放的原因

  服务提供商支持虚拟化和开放式 RAN 技术出于几个动机。正如沃达丰的 Read 所说,第一个动机是让供应商市场的竞争更剧烈。对于债台高筑、竭力增加销售额的运营商来说,这应该会刺激创新、降低价格。它还有望消除行业和政府的担忧:少数几家大供应商变得过于强大。如果事实证明 5G 在经济层面上像倡导者坚称的那么重要,依赖一两家企业组织似乎很危险。

  最近的事态发展加剧了这些风险。美国以安全为由阻挠华为进入西方 5G 市场,华为目前在努力应对。倘若华为缺席,运营商面临的选择就更少了。同时,爱立信将因上一任管理班子的贪污腐败而向美国当局支付 10 亿美元的罚款,其他国家可能会随后展开调查。在 5G 市场遭遇挫折之后,诺基亚股价上周暴跌。

  电信公司还仍对商用服务器和开源代码有望减少设备费用抱有希望。据 Parallel Wireless 声称,行业预测显示,如果以传统方式构建网络,5G 部署成本从现在到 2022 年会下降 30%,但如果改用开放式架构,有望下降 50%。Parallel Wireless 的营销副总裁 Eugina Jordan 说:“我们谈论的金额是数十亿美元时,相差 20% 非常大。”在低收入市场,这个因素可能极为重要。

  连一些政府机构似乎也很热衷。据报道,一心想拒绝华为进入美国农村网络的美国官员一直在与 Altiostar 进行讨论。考虑到进入网络设备领域显然面临准入门槛,开放式 RAN 专业公司似乎是决策者唯一切实可行的替代选择。Parallel Wireless 称,它正与众多美国运营商洽谈更换外国设备提供商的事宜。涉及 Altiostar、Mavenir 或 Parallel Wireless 的交易可能很快会宣布。

  不同的举措

  对于大型 RAN 供应商而言,虚拟化和开放式 RAN 技术现已成为董事会讨论的话题。它们有怎样的反应可能决定着面临柯达时刻还是巧妙地应对新出现的需求。

  诺基亚几乎一开始就认定,与竭力抵制或避免的做法相比,参与倡导开放式网络的行业组织更明智。因此,它是 xRAN 论坛的成员,后来与中国运营商支持的另一个协会C-RAN 联盟合并,组成了O-RAN 联盟。诺基亚也是三大设备供应商中唯一加入电信基础设施项目(TIP)的公司,Facebook 领导的这个项目致力于开放式网络。

  诺基亚的理由是,抵制最终会让自己的处境更糟糕。如果更开放的虚拟化网络是大势所趋,因循守旧的供应商似乎必将遭殃。接受更剧烈的竞争、更低的价格和可能失去市场份额,胜过落得像柯达这样的田地。然而尽管有这样的兴趣,诺基亚的投资者报告中很少提及开放式 RAN。批评人士说,诺基亚是 TIP 的旁观者。其他设备制造商在 TIP 的项目组织领导人中有自己的代表,唯独不见诺基亚代表的身影。

  不过,爱立信和华为的热情没有那么高涨。爱立信始终坚定地充当 TIP 的局外人,之前还淡化开源技术在 RAN 市场的重要性。据 Mikael Rylander 声称,虽然爱立信今年早些时候加入了O-RAN 联盟,但它不是该组织中最活跃的成员。Rylander 去年辞去了这家瑞典供应商的无线电产品负责人一职,成为 Mavenir 的无线接入业务负责人。他在最近接受 Light Reading 的采访时称:“爱立信并非站在前线,它有些挑剔。但是它并没有为 RAN 而战。”

  股票分析师现正在考虑开放式 RAN 技术对爱立信业务带来的影响。首席执行官Börje Ekholm 在最近的电话采访中就该话题接受瑞典商业银行(Handelsbanken)的 Daniel Djurberg 询问时表示,爱立信下决心要在开放式 RAN 市场成为“强大的竞争对手”。不过在最近关于爱立信战略前景的资本市场日报告中,他对开放式 RAN 却只字未提。


开放还是封闭?爱立信的 Borje Ekholm 在最近关于这家瑞典供应商的战略前景的报告中根本没有提到开放式 RAN  

  如果说爱立信很谨慎,华为就完全不相信。华为既没有参与 TIP,也没有参与O-RAN 联盟,它在今年初解释了为何厌恶开放式 RAN,认为现成设备在性能方面无法与它自己的专用设备相媲美。华为无线产品线首席营销官 Peter Zhou 在伦敦的一次报告中称:“我们没看到证据表明这些[白盒]确实对行业有利。我们没有积极加入,是由于如果我们真那么做,可能会向行业传达错误的讯息。”

  开放式 RAN 的支持者觉得华为担心中国市场的竞争。政府保护意味着,随着 5G 合同即将招标,华为基本上没理由担心其北欧竞争对手。不过据 Mavenir 负责业务开发的高级副总裁 John Baker 声称,开放式网络技术有望完全改变这种格局。他在上一次采访中说:“如果华为在中国搞开放式 RAN,中国会有数十家新的无线电制造商实际上蚕食其市场份额。”

  不可避免的障碍

  然而,糟糕的性能只是可能阻碍开放式 RAN 的一个问题。考虑到运营商顾虑重重,各大设备供应商可能对旧模式的机会和生存充满信心。

  连开放式 RAN 的玩家们也一致认为,该技术仍未准备好大规模部署在商业网络中。 Mavenir 的 Rylander 说:“我们需要针对这个领域的服务器和使用开放式接口的无线电设备,服务器和无线电设备都需要针对大批量生产进行设计。这是我们在生态系统中所做的工作。”这个缺口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开放式 RAN 未能在大型服务提供商通过试用阶段。填补缺口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但这不是解释停滞不前的唯一原因。根据定义,开放式 RAN 势必需要使用多家供应商,每家供应商有各自的专长。对于一些运营商而言,这种多供应商环境是确保不依赖一两家大型供应商的完美方法。但并非所有人都相信这种方案看起来更可取。反对者担心,运营商会以更高的运营复杂性和成本取代过度依赖。

  这些问题还与网络的其他部分有关,可以追溯到虚拟化的早期,但从未得到令人满意的解决。最近几周华为一直认为,多供应商网络的成本会超过一家供应商搭建和管理的网络。就在上个月,法国 Orange 发出了O-RAN 集成方面寻求帮助的请求。Orange Labs Networks 的无线电创新主管 Olivier Simon 在比利时的一次会议上说:“这是巨大的挑战。开放式 RAN 概念的成败取决于运营商能否找到一种良好的测试和集成模式。”

  一些运营商对网络进行虚拟化处理、引入新的供应商时,求助于系统集成商来提供解决之道。值得注意的是,乐天正使用印度的 Tech Mahindra,后者也对 Altiostar 进行了投资。除了 RAN 外,德意志电信公司求助于一家名为 Reply 的意大利公司,帮助它将软件技术引入到总部。

  这里令人担心的问题是,运营商只是将一个霸主换成另一个霸主。在 5G 的早期,系统集成商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强大。虽然设备供应商在努力提高销售额,但 Tech Mahindra 去年的收入增长了 13%,达到 3474 亿印度卢比(约合 49 亿美元)。首席执行官 Chander Gurnani 在财报声明中说:“通信业务的复苏让我们备受鼓舞。”与此同时,Reply 的收入增长了 17%,达到逾 10 亿欧元(约合 11 亿美元),声称电信行业是其主要市场之一。自 2012 年以来,其总体销售额已增长一倍以上。


一路上涨(单位:100 万美元)资料来源:相关公司。说明:各货币用今天的汇率兑换而成

  就在出现这种增长的同时,运营商开始启动试用项目,看到自己的利润备受压力。在最近于阿姆斯特丹举行的宽带世界论坛上的专家小组会议上,英国电信公司(BT)的顾问 Simon Fisher 也认为,运营商面临将一种锁定换成另一种锁定的风险。他说:“你将复杂性和成本挤压到了业务的软件方面。”

  此外,该软件是否准备就绪仍令人怀疑,已在开放式 RAN 供应商社区引起了人们对此话题的关注。Parallel Wireless 的 Jordan 表示,Mavenir 的技术不成熟,而 Altiostar 的软件尚未标准化或互操作。Mavenir 回击了这一说法。John Baker 说:“Parallel 的解决方案并不基于开放式接口。”他指出其竞争对手不是O-RAN 联盟的成员。“就因为六年来你一直在开发专有解决方案,并不意味着它就是最好的。”


大幅下滑(爱立信在 RAN 市场的份额)。资料来源:Dell'Oro

  这一切对爱立信、华为和诺基亚的高管们来说会很中听。等到运营商们谈妥了克服这重重障碍的方案,它们可能早已进入 5G 升级周期,使用久经考验且值得信赖的系统。不过,地缘政治因素和业务挑战无疑为开放式 RAN 带来了动力:直到 2019 年,拥有沃达丰的 Read 这等地位的服务提供商 CEO 才对这项技术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

  对于大型设备供应商来说,开放式 RAN 可能不会引发类似柯达的崩溃。然而,新的竞争对手哪怕稍微取得进展也可能带来麻烦。毕竟,在华为的攻击下,爱立信的 RAN 市场份额在过去四年下降了 8 个百分点、降至 28%,在 2016 年它的长期前景饱受质疑。由于世界上许多大型运营商都表示对开放式 RAN 感兴趣,因此改变不可避免。唯一的问题是这场改变会来得多快、颠覆性有多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当单位裁员或者合同期满单位不再续签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推荐微信公众号:伪科学终结者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