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华为HR内网实名控诉:研发兄弟一个月加班160小时却被说不努力 ... ...

2019-11-1 17:22| 发布者: | 查看: 37| 评论: 0

摘要:   郭一璞晓查发自凹非寺  量子位报道公众号 QbitAI  研发兄弟们对不起,我尽力了。  这是华为内部论坛心声社区中,一篇帖子的标题。  发帖者是一位从研发转岗到 HR 的华为员工,名叫胡玲,这篇 5000 字长 ...

  郭一璞 晓查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公众号 QbitAI

  “研发兄弟们对不起,我尽力了。”

  这是华为内部论坛心声社区中,一篇帖子的标题。

  发帖者是一位从研发转岗到 HR 的华为员工,名叫胡玲,这篇 5000 字长帖讲述了她在 HR 岗位上几个月的时间里,当她在力求改善研发工程师工作环境、解决问题的时候,却发现原来 HR 团队和领导与原本的工作职责背道而驰。

  当研发员工月加班 160 多个小时的时候,HR 团队领导只关心 160 个小时中有多长时间是划水;

  这位领导吃着公司 200 块一对的大闸蟹,却认为给食堂提意见的研发应该清退;

  当 32 岁的研发绩效B+ 被劝退的时候,40 岁的 HR 同事上班摸鱼绩效三连B却还随心所欲。

  面对整个研究院 25000 名辛辛苦苦加班的研发员工,和另一边“作威作福”的 HR 同事,胡玲发现,自己成了帮助研发员工解决问题之路上的孤家寡人,被领导逼迫出卖提意见的研发,眼睁睁看着领导们违反劳动法。

  她爆出的一切猛料,在心声社区里消失前获得了 80 多万的浏览量,问题在知乎平台上已有 860 万人围观。

  事情发生在华为 2012 实验室。在外患不断的情况下,华为这还是第一次因内忧引发关注。

  一、研发 VS.HR,矛盾重重

  胡玲的帖子中,爆了华为 2012 实验室人力资源部的许多大料。

  1、既然不能解决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胡玲转岗到 HR 后的职位是“员工活力体验官”,工作职责就是收集研发工程师们的反馈意见,主要是为公司在各方面为员工提供支持,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由于自己人微言轻,她便用公共邮箱和内部沟通系统的专用账号和研发同事们沟通工作中的问题,还向研发们保证绝不泄露是谁提出的问题,深得他们的信赖,甚至有人评价说“只要胡玲还在,员工体验就很好”。

  而当胡玲从研发工程师那里收集了一些问题后,她的领导杨瑞峰却说“应该看看反馈问题的人是谁,天天有时间在这琢磨班车食堂的,清退了算了”。

  要知道,这位领导去苏州研究院出差的时候,自己吃的是公司 200 块一对的大闸蟹啊!

  颇有一些“不解决问题,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思路。

  而且杨瑞峰还希望胡玲能把和员工沟通的内部沟通系统账号密码交出来。要知道,既然是讨论工作中的问题,那这个账号的聊天记录里一定有很多涉及到员工主管的内容,如果交出来就等于是出卖了研发兄弟,胡玲迫于无奈,才发了这篇帖子,公开了这些内容。

  2、免费加班 160 小时,去健身被说成摸鱼

  胡玲所在的 2012 实验室,今年的加班状况格外严重。甚至一些研发员工在高血压高血脂的情况下,无加班费月加班超过 160 个小时。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胡玲收集员工的加班纪录,写成报告交给杨瑞峰,杨瑞峰直接就问,哪些加班是无效加班,有没有在划水的?

  正是这句话让胡玲感到愤怒了,每个月加 160 小时的班还划水,明显不符合逻辑。“划 160 个小时?哪一个 HR 划一个给我看看。”胡玲在帖子里反问。

  160 小时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每月工作 22 天,每天加班时间超过 7 个小时。如果因为项目时间紧,一个月 30 天都在上班,平均每天加班时间也在 5 个小时以上。

  再考虑到研发岗位一般上班较晚,工作 8 个小时再加班 5 个多小时,基本都要在 12 点后才能下班。

  华为心声社区上就有一名员工表示,自己同在华为工作的室友,一个月来几乎都在下半夜才能到家。

  而国家劳动法规定,员工每个月加班不得超过 36 小时

  至于为何认为员工划水,杨给出的理由是,某些员工在加班时间去健身房,直到 8 点 40 才回到岗位继续工作。

  但是这些研发工程师本身是免费加班,不给加班费也不给调休,用自己的时间去健身何罪之有?公司开设健身房的目的也是让员工下班后去锻炼。

  甚至在这种加班异常严重的情况下,杨却在未调查的情况下,向上级汇报“加班数据早就降下来了”。

  3、研发加班累到死,HR 工作轻松甚至散漫

  胡玲还有一点看不惯的,就是 HR 部门的轻松与研发部门的紧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HR 部门大约有 100 名左右的员工,研发部门人均月加班 57 个小时,而 HR 经常组织一些小活动,办民主生活会、看电影。

  胡玲还透露,另一位和她同部门的员工高雁,长期异地打卡工作,并且占用上班时间在西安和深圳之间往返。就算是在深圳办公的时候,高雁也是经常迟到,要到中午 11 点多才能到公司,三个月来工作也没有成果输出。

  “研发兄弟,32 岁绩效B+,都被认为是发展缓慢,被劝退;HR 为什么可以以 40 岁高龄三连B,还可以作威作福呢?”

  最后她奉劝在华为工作的兄弟,不要相信公司 HR,他们没有诚信。

  二、众说纷纭

  不少人赞赏胡玲敢做敢言的精神,称赞其有担当;

  也有 HR 出来,指责胡玲帖子中的领导和同事三观不正;

  还有人觉得 HR 这个职位,容易出“精神资本家”;

  更有许多人把问题引到了法律层面;

  最后,原文不短,我们完整传送如下。不知道这样的爆料,你怎么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当单位裁员或者合同期满单位不再续签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推荐微信公众号:伪科学终结者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