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对话灵雀云:云原生落地元年,Kubernetes编排一切

2019-10-29 13:59| 发布者: | 查看: 16| 评论: 0

摘要:   过去十年是云计算的十年,创业公司灵雀云是大潮中的一隅,随着云原生向中央位置步进,灵雀云这类公司也逐渐接近核心区。  云原生的核心在于应用,如何使应用开发更便捷,维护更简单,云计算能否带来更多业务能 ...

  过去十年是云计算的十年,创业公司灵雀云是大潮中的一隅,随着云原生向中央位置步进,灵雀云这类公司也逐渐接近核心区。

  云原生的核心在于应用,如何使应用开发更便捷,维护更简单,云计算能否带来更多业务能力,而非只是资源方面的赋能,成为现阶段上云企业着重关注的问题,随之,云原生在企业数字化转型中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

  DevOps、敏捷开发、微服务、云平台、Kubernetes 和 Docker、持续集成/交付(CI/CD)都是贯彻这一理念的方法与手段,10 月 24 日,在灵雀云主办的 CNBPS 2019 云原生技术实践峰会上,通过对话灵雀云 CEO 左玥和 CTO 陈恺,雷锋网获悉云原生新动态。

  大型集团企业云原生落地模式:PaaS+ 数据湖

  Kubernetes 的兴起带动了云原生相关技术的成熟,这一热潮其实也只是刚刚成熟。过去数年的云计算聚焦在虚拟化阶段,解决的是资源池化问题,企业上云使用资源池是第一步,其后是如何把已经建好的资源池能力发挥,部署更多的应用,实现新业务的价值。

  这时就需要云原生,云原生是在已有虚拟化基础之上的应用实践。云计算软件和服务形态的逐渐发展,政府和企业更加重视上云效率,以及运用云计算是否能达到更好 IT 信息化决策,是否能赋予传统 IT 更好能力的需求。

  和云计算发展的曲曲折折一般,云原生当然也走过弯路。在上午的主题演讲中,左玥系统总结了当前云原生解决方案落地的三大场景:针对新兴业务,云原生黄金三角(容器云、DevOps、微服务)全部落地,可以实现新兴业务的快速敏捷迭代,帮助研发人员和架构师打造自己的 IT 产品

  针对有大量传统应用需要数字化转型的企业级服务治理,以 API 为核心的云原生敏捷集成架构通过细粒度的集成部署、去中心的集成管理、云原生基础支持实现架构的敏捷;

  针对大型集团企业的数字化 PaaS 大运营解决方案。大型企业 IT 内部在应用云原生技术,探索如何推动以应用为核心的 IT 重塑时,后经历过 IaaS、SaaS 两条路径,但两次实践都没有达成最初的目标。

  集团企业最初是把 IaaS 层统一,做一个大资源池,由集团统一提供 IaaS 资源进行管理。

对话灵雀云:云原生落地元年,Kubernetes 编排一切
灵雀云 CEO 左玥

  但却没有达到理想效果,“虽然 IaaS 资源统一,在一个集团公司里面管理子公司的应用和数据,但是这些应用和数据并没有打通,数据之间没有打通,应用之间也没有复用”,左玥表示。

  第二次尝试自然而然就聚焦在 SaaS 的形式,把集团公司里所有应用,比如财务、HR、CRM 等分解成一个个垂直应用,通过集团公司整体 SaaS 方案,对内提供整体的服务,只要是统一建设的应用,每个子公司都不再分别建设。

  左玥提到,“这种模式也没有完全成功,有些管理性的业务,比如财务、HR,因为本身就是集团公司统一管理的,相对容易以 SaaS 形式统一推广,但是生产性工具,因为每个集团子公司都有历史原因或者自身特色,留下的大量核心生产系统很难通过 SaaS 系统进行统一。”

  最终大型企业选择通过 PaaS+ 数据湖的形式来给集团公司提供服务,底层是基础云平台,中间层通过云原生技术平台来支撑,做好数据湖数据以及应用的治理,上面则提供运营平台,同时改用松耦合的方式去管理。

  “计量市场、企业级计费、安全等特性,都是在运营平台上实现的功能,各个集团公司能够非常顺畅的迁移到平台上面来,实现统一的数据治理。PaaS 平台提供基础的管理、规范能力,在此基础上企业可以自行去开发自己的业务系统能力,而不是从头建设。同时也达到了管控和数据统一治理的效果。这就是我们提供的云原生技术的 PaaS 数字化大运营解决方案”,左玥总结道。

  Kubernetes 编排一切

  “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去概括 2019 年的话,我觉得 2019 年会是云原生理念和技术普及的元年,就是说很快,云原生也会变成一个新的常态”,陈恺肯定地表示。

对话灵雀云:云原生落地元年,Kubernetes 编排一切
灵雀云 CTO 陈恺

  陈恺介绍,从去年年底,当时行业开始说 Kubernetes 开始变得“无聊”,这有几层含义:第一,核心技术变更的速度开始变慢,这是好的现象,因为一方面代表技术已经成熟,另一方面它的定位和边界非常清晰,哪些东西放在核心里面做,哪些东西通过扩展去做非常明确;第二,创新还在持续,但创新会转移到技术栈的更上层;第三,Kubernetes 会变得无处不在,在企业应用场景随处可见。

  但是 Kubernetes 核心社区并没有闲着,目前它有三个最主要的目标:

  • 持续提升核心技术的稳定性、易用性、可扩展性;
  • 想办法将更多的技术持续的集成到以 Kubernetes 为核心的云原生技术栈;
  • 把以 Kubernetes 为核心的云原生技术栈推广到更加多的应用场景。

  从云原生基础设施的角度,陈恺强调,Kubernetes 正在编排一切。Kubernetes 的核心是声明式 API ,以及基于 “控制器” 模型的架构设计范式。

  比如 VMware 把 vSphere 做了完整重构,相当于完全改成 Kubernetes 原生架构,Kubernetes 去编排 vSphere 里面所有的资源,像容器、虚拟机、集群。

  其他诸如大数据,Spark 和 Kubernetes 的集成已经非常普遍;再如机器学习,Kubernetes 和 Tensorflow 之类深度学习的框架做集成,相当于是用 Kubernetes 去编排机器学习的 workflow;还有函数,容器和虚拟机都可以用 Kubernetes 做编排,函数自然也能用 Kubernetes 做编排,开源框架都在加速向 Kubernetes 靠拢。

  “理论上所有可编程、有 API、可抽象成资源的对象,都可以通过 Kubernetes 去编排。换个角度想,可以把 Kubernetes 理解成一个开发框架,基于这个开发框架去构建各式各样的上层平台,这些平台和容器编排不一定要有任何关系,所以很多新出现的技术,第一天就会说自己是 Kubernetes 原生的,一些已有的技术或者产品,也经常选择去做一些重构,变成 Kubernetes 原生”,陈恺表示。

  云原生应用架构落地原则

  陈恺还提到,从云原生应用架构的角度,当前企业面临着严峻的应用架构挑战,比如现代化用户体验与业务敏捷性的矛盾,单体架构遗留的技术债、有限资源与业务持续性的矛盾。

  因此,云原生应用架构的落地需要遵循一系列务实的原则。首先需要明确,并不是所有应用都应该或者都需要做微服务拆分,多种粒度服务同时并存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我们默认应该从比较大的粒度开始,当业务层面真的有敏捷性需求时,我们才会按照变更的边界和优先级逐步做微服务拆分。

  其次,当面对敏态业务、新兴业务,有敏捷性需求并且做了微服务化,一定要意识到微服务化之后会带来运维复杂度提升,这也就意味着做了微服务化一定要拥抱云原生,容器化并迁移到基于 Kubernetes 的平台上,甚至在 Kubernetes 平台上应该用 Service Mesh 对应用做微服务治理。

  此外,API 在整个架构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一个应用即便不做微服务拆分、不更改架构,也可以做一些服务化适配,将一些关键能力通过 API 输出,无论是对企业内部的集成还是对外能力开放,API 都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API 治理也成为新的需求,API 治理一般会通过 API 网关来实现,但不会只有一个 API 网关,有时有多个层级的 API 网关。一般来说,越往上,API 网关的职能越偏向运营,越往下,API 网关的职能越偏向技术。比如做限流,在企业层面的 API 网关可以做限流,做 API 限流的目的可能是因为某个用户买了一个套餐,套餐有一定额度,只能调用这么多次;而在 ServiceMesh 里做限流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后端的服务,让它不被 DDOS。

  灵雀云最近推出了 Alauda API Management Platform(AMP)企业级 API 管理平台,定位是企业总的 API 网关,负责南北向的 API 治理,更偏运营层,主要职责是 API 全生命周期管理、API 能力开放运营(API Economy)、API 治理等,帮助有大量传统 IT 业务的企业客户实现云原生应用架构的落地。

  据信通院《中国云计算开源发展调查报告(2019 年)》,超过七成的企业已经使用容器技术或正在测试应用环境,36.4% 的企业已经使用了容器技术,云原生落地已经进入企业核心地带,成为企业突破转型瓶颈的重要路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当单位裁员或者合同期满单位不再续签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推荐微信公众号:伪科学终结者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