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都是高考杀出来的,这群人却在硅谷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

2019-6-7 21:03| 发布者: | 查看: 61| 评论: 0

摘要:   在硅谷科技公司的移民创始人中,印度人所占的比重最大,人数超过了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和日本。  文:志象网 作者:杨洋  当中国考生在明天奔赴考场时,很少人知道,相比另一群考生,他们是幸运的。  他们 ...

  在硅谷科技公司的移民创始人中,印度人所占的比重最大,人数超过了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和日本。

  文:志象网  作者:杨洋

  当中国考生在明天奔赴考场时,很少人知道,相比另一群考生,他们是幸运的。

  他们就是印度考生。

  印度考试的激烈程度,完全不亚于中国。每年,参加印度理工入学考试的考生差不多 50 万人,但是录取人数维持在 1 万人左右,录取率2%。这让印度理工成为世界上最难考的学校,超过哈佛和麻省理工。

  不过,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些印度名字,都经历过印度高考这道“鬼门关”。

  Satya Nadella(微软),Sundar Pichai(谷歌),Indra Nooyi(百事可乐前身),Shantanu Narayen(Adobe),Nitin Nohria(哈佛商学院),还有万事达信用卡主管 Ajay Banga,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前联席主管安舒·贾因(Anshu Jain),过去十数年来,印度人在全球公司中囊括了一系列最高职位。

  而且,尤其是是在科技领域,印度的首席执行官大量激增。在 Satya Nadella 被任命为微软 CEO 之际,至少有另外的五个印度人成为全球科技公司的负责人。其中,有四位是极具效率的“救火队长”、“咸鱼翻身”的艺术家,他们扶大厦之将倾,扭转了财富暴跌的公司的命运。

  有调研显示,作为全球知名机构的成功领导者,无论男女,都认为在印度成长的经历,在根本上给他们带来了积极的影响。印度的早期培育、生活经历和学校教育,在他们成长为领导者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让他们成为“印度制造的经理人”。

  当然,硅谷对印度人来说并不陌生,事实上,这里尽在印度人的掌控。根据 Vivek Wadhwa 教授的一项研究,多达 15% 的硅谷初创企业都由来自南亚次大陆的人们建立。在科技公司的移民创始人中,印度人所占的人口比重最大,人数超过了其后的四个群体(英国、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和日本)。

  尽管如此,创办一家公司是一回事,但驾驭一家全球科技巨头完全是另一码事,这就是印度人的独特价值所在。

  是什么让印度人如此适应科技公司的顶层位置?为什么大量的印度人在这里占据主导地位,而不是来自中国、日本或欧洲国家的那些能力超群的移民?

  技术男

  如今的印度籍科技 CEO 大多数首先是一名工程师,这让他们成为了“工程师的经理”,而不仅仅是任何一个“MBA”。他们来自印度许多顶尖的工程学院,如遍布印度全国各地的印度理工学院(IIT),或者是将人才大量输送到美国工程研究生项目的地方性工程学院。

  当 Satya Nadella 在海得拉巴长大,在 Manipal 理工学院学习时,Adobe 的 Shantanu Narayen 正在海得拉巴的 Osmania 大学学习。Sunder Pichai 是 IIT Kharagpur 的校友,而负责高端音响制造商 Harmon 转型的 Dinesh Paliwal 毕业于 IIT Roorkee。这些人中的大多数继续在美国攻读硕士、博士或 MBA 学位,有些人甚至在攻读硕士学位的同时申请了重要的行业专利。


Satya Nadella

  这有利于这些 CEO 中的许多人与他们的工程人员建立友谊,尤其是那些走下坡路、士气低落的公司。例如,扭转摩托罗拉局面的“艺术家”Sanjay Jha,就以走马上任之后卷起袖子和其他技术人员一起工作而闻名。

  救火队员

  几乎所有的印度籍科技 CEO 都是产品公司的负责人,或者是由产品部门领导晋升的。他们几乎所有人都立足于这样一个世界:昨天的解决方案很容易被丢弃到明天的垃圾场,这就需要不断寻求前沿创新和冒险精神。

  像微信的张小龙一样,Pichai 是一个虔诚的“产品狗”,尽管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提出异议,但他还是坚持建议、开发和推出了 Chrome 浏览器,之后又推出了 Chromebook,以及低成本的安卓手机等。在此之前,Pichai 是硅谷半导体制造商应用材料公司的工程师和产品经理。

  在掌舵芯片制造商 Globalfoundries 之前,Sanjay Jha 最为著名的是他在摩托罗拉的救火行动。在那里他放弃了塞班(Symbian)以及该公司所使用的其他各种操作系统,并押注于 Android(事后来看是一个成功的操作系统),并继续开发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手机之一——Moto G。这也许是该公司以 125 亿美元被谷歌收购的唯一原因。

  工程师经理帕利瓦尔(Paliwal)已经扭转了瑞典工程巨头 ABB 的颓势,将 Harmon 的产品转移到发展中市场,并利用海外低成本创新的文化,为宝马(BMW)和奥迪(Audi)等高档汽车品牌生产高质量的导航、连接、互联网和远程信息处理产品,价格仅为它们通常要求的一半。

  暖男

  印度制造的领导者将家庭成员列为榜样的比例,明显高于西方同行。

  百事公司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Indra Nooyi 和微软首席执行官 Satya Nadella,都谈到了其母亲对他们的成长、抱负和价值观的强大影响。印度的中产阶级学生通常在一个极其稳定的家庭环境中长大,这反过来又鼓励了他们的抱负和强烈的自信心。Satya Nadella 谈到他的母亲时说,“我的母亲非常关心我的幸福、自信并且不留遗憾地活在当下。” Indra Nooyi 也谈到了她母亲为帮助女儿们相信自己可以“成为他们想成为的人”所做的事。一个典型的例子是,Nooyi 的母亲曾让两个女儿在餐桌上做一个关于“如果成为某一特定世界的领导者,你会做什么”的演讲,然后宣布优胜者。这种角色扮演给 Nooyi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自信是在面对障碍时取得成就而建立的。通常,其构成的基础是在直接环境中的早期、无条件的关怀。学生阶段的成就在学术领域建立了自信,而在其他领域则相对缺乏自我意识。

  管理工作场所有一套新的规则。早期的失败,加上支持性的文化,可以帮助管理者认识自己、理解失败,并通过经验意识到,昨日的失败是今天的成功之母。然后他们会培养出更深的信心。这是一种平静的自我信念,这个感觉会告诉你:“如果我对某些事情感兴趣并希望有所作为,而且我愿意全力以赴,那么几乎没有什么是我无法实现的。”

  这不是一个共同品质,也并非天生的。也就是说,那些受家庭影响更早拥有这种品质的人,往往会是工作中的领导者。

  谦逊

  没有人比 Sundar Pichai 更谦逊虚心。他在印度南部城市钦奈长大,住的房子只有两个房间,Pichai 和他的兄弟在客厅里睡觉。他的母亲是速记员,而他的父亲是一家零件工厂的工程师。当 Sundar 十二岁的时候,他们家里还没有汽车,只是在房子里安装了电话。许多其他首席执行官,如来自比哈尔邦 Bhagalpur 小镇的 Sanjay Jha,和 Pichai 有着同样的境遇。

  根据一般说法,这意味着他的管理风格和处理冲突的方式不像盖茨、鲍尔默、乔布斯或佩奇那样更具进攻性。Pichai 闻名于谷歌,是因为他能够在棘手的环境中使大家达成共识。

  同样地,Adobe 的 Narayen 也在乔布斯弃用 flash 技术之后,度过了恢复期的动荡。Adobe 负责人显然非常地冷静、低调。而微软的纳德拉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会迅速地为错误道歉,并且以“合作,好人管理法”而闻名,这截然不同于他好斗、激烈的前任鲍尔默。

  印度效应

  1、竞争激烈

  高级管理学院(IIM Calcutta 和 SP JIMR)定期接待来自欧洲顶级商学院的许多学生。有机构对这些欧洲来的学生进行了访谈,以了解他们对印度管理教育的看法。访谈中的一致观点之一,是他们认为印度学生非常勤奋。“他们更专注,”他们说,“对于印度学生来说,表现优异非常重要。在他们身边,我们也变得更加努力。他们非常有竞争力。”

  参与访谈的外国学生,本身就是来自各国最好商学院的顶尖学生。所有的人都认为,印度学生更坚定,更专注,而且非常努力。由于他们在每一步都必须要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所以他们必须如此。

  统计数据证实了这一点。IIT 是印度名校,培养了许多名人。根据 2017 年印度时报的一份报道,有 120 万学生参加了 IIT 的入学考试,2017 年只有 11,000 名学生被录取,入学率不到1/100。IIM Ahmedabad 是印度最知名的商学院,该校每 400 份申请只录取一名学生。印度国家银行是印度首屈一指的国有银行,最近招聘初级见习员工,平均每一个空缺职位收到了 550 个申请(印度时报,2018 年 5 月)。这表明,激烈的竞争不仅仅存在于精英学术机构。

  高强度竞争,意味着“印度制造的经理人”在高水平的竞争中幸存下来,并朝着目标前进,这教会了他们专注、自我分析、注重实践,并让他们明白,那些看上去很困难的经历,都是可以克服的。

  2、多元化和包容性

  多样性和包容性早已内化为许多人的 DNA,这使他们在适应各种文化环境时,能够在后期得到很好的支持。这种接触在印度人生命的早期就开始了。在学校里,与来自不同邦的人共享午餐并不罕见——各种各样的美食被分享、理解和欣赏。同样地,在学校唱基督教赞美诗,晚上却向印度教神祈祷也并不罕见。

  3、处理的灰度

  从变化莫测的天气,到不可靠的基础设施,印度人学会了处理许多不确定的事情,并培养快速评估情况和自力更生的能力,而无需等待系统援助。一位朋友认为,即使是在日常活动中,如在极度拥挤的本地火车上通勤并准时上班,学生和工作管理人员都会培养弹性,适应“罢工停摆”的系统的能力,以及每天面对和克服障碍的耐受性。

  世界眼光

  由于种种原因,印度几乎对每一位 CEO 都产生了重大影响。虽然英国的殖民控制对这个国家而言并不荣耀(当女王接管时,印度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经济的 24%,后来在二十世纪下降至4%),但确实给印度人带来了一样超越中国和欧洲同行的东西——英语。

  印度人还从殖民者那里继承了管理技术。以结构化的方式运营公司、领导团队,并跻身工业组织的专家成为了印度人的第二天性。事实上,印度人掌握顶级技术装备的趋势,也同样出现在美国和欧洲的管理学院。他们都被印度老板控制了。

  印度籍首席执行官带来的另一个重要优势,是能够理解蓬勃发展的、往往十分复杂的发展中国家市场,这是许多科技公司下一轮增长的爆发点。了解如何在发展中国家市场运营,如何为他们提供产品,或将是胜负攸关的因素。

  《The Made-in-India Manager, Hachette India》一书中谈到了 “emergence”的概念。简单地说,就是仅仅通过花瓣或其他的部分,不能理解花的美。这些组件聚集在一起的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创造出的更美丽的东西,这才是花的新兴属性。

  借用“emergence”的概念,印度制造的经理人的优势,源于多种相互关联的特征,与“用英式思维思考”的结合。我们相信,随着印度玩家、公司和领导者在全球舞台上的成就,明天的印度经理人将在一个更加自信的印度成长。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以“印度制造的经理人”为代表的软实力,在未来几年可能会进一步增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当单位裁员或者合同期满单位不再续签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推荐微信公众号:伪科学终结者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