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苹果应用商店被判垄断?然而并没有

2019-5-15 19:03| 发布者: | 查看: 24| 评论: 0

摘要:   编辑整理:果汇君  文:郑峻  苹果应用商店反垄断败诉了?应用商店模式要被迫改变?并不是这样。  受这个消息拖累,苹果股价昨天下跌 5.5%。不过,昨天美国股市普遍下跌,所以苹果的跌幅也不是那么醒目。 ...

  编辑整理:果汇君

  文:郑峻

  苹果应用商店反垄断败诉了?应用商店模式要被迫改变?并不是这样。

  受这个消息拖累,苹果股价昨天下跌 5.5%。不过,昨天美国股市普遍下跌,所以苹果的跌幅也不是那么醒目。

  卡瓦诺站队自由派

  美国最高法院判苹果应用商店垄断了吗?并没有。至少暂时还没有,未来会不会也不好说。这个表述并不准确。正因为如此,今天苹果股价就回升了 1.6%,说明投资者并没有过度紧张。

  那么,昨天美国最高法院判的到底是什么?准确的说,美国最高法院昨天以5:4 的表决结果,允许消费者继续推进对苹果应用商店的反垄断诉讼。所以,最高法院有没有判苹果应用商店垄断?并没有。

  美国最高法院只是判决,消费者可以就这一问题起诉苹果应用商店,而完全没有涉及苹果是否构成垄断的案件本身。不过,这一判决给消费者就应用商店问题起诉苹果开了绿灯,给苹果带来了未来的反垄断诉讼压力。

站住!别跑!

  在美国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中,四位自由派大法官均赞同消费者可以直接起诉苹果,而五位保守派大法官中绝大多数持反对意见;然而,特朗普总统去年提名的大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h)站到了自由派一边,扮演了影响判决的关键角色,还起草了长达 14 页的意见书。

  应用商店是生态基石

  众所周知,应用商店是苹果 iOS 生态的基石,也是 iPhone 成功的关键。iPhone 在 2007 年刚发布的时候,并没有 App Store,只有苹果自己开发的应用程序。苹果在次年 6 月推出了应用商店,最初只有 500 个应用程序。今年第一季度,苹果应用商店的应用数量已经接近 200 万款。

  每笔应用销售交易,苹果会收取 30% 的佣金。涉及到订阅服务应用,如果是在服务提供商官网订阅再在苹果应用商店下载,苹果不收取佣金;但如果是通过苹果应用商店订阅,苹果同样收取 30% 佣金。因此很多应用开发者,例如音乐或者媒体,会鼓励用户到他们官网付费订阅。

  得益于全球 10 亿 iPhone 用户,苹果应用商店的营收急剧增长。2018 年苹果应用商店的总销售额高达 466 亿美元,几乎是谷歌 Play 商店的两倍。而苹果去年曾经表示,过去十年已经向应用开发者支付了超过 1000 亿美元的营收。换句话说,苹果自己也从中获得了数百亿美元的佣金收入。

感觉坐在金山上

  在 iPhone 销量出现下滑之际,服务业务营收已经成为苹果最为看重的新业务,更成为仅次于 iPhone 的营收贡献来源。上一财年苹果服务业务营收增长了 30%,达到 397.5 亿美元。而在服务业务的营收中,应用商店的佣金销售额又占据了约 35%。

  打了 7 年的反垄断诉讼

  这起诉讼 Apple Inc. v. Pepper 案,已经打了七年多时间,其根源甚至可以追溯到 2007 年苹果刚发布的第一年。2007 年苹果第一代 iPhone 交由 AT&T独家发售之后,就有消费者开始陆续在加州的联邦地区法庭起诉苹果和当时的独家运营商 AT&T禁止 iPhone 用户使用其他运营商服务和下载第三方应用属于垄断行为。这些诉讼被汇总到对苹果和 AT&T的集体诉讼垄断案。

  但在 2011 年 12 月,在美国最高法院就“AT&T Mobility v. Concepcion”案件做出有利于企业的判决之后,加州地区法庭支持了苹果和 AT&T的仲裁要求。次年 4 月,第九巡回法庭拒绝了原告的上诉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最高法院的表决结果也是以 5 比4,五位保守派大法官(当时还是斯卡利亚和肯尼迪两位大法官)支持了大企业 AT&T服务条款里面有利于仲裁的要求,而四位自由派大法官(还是那四位)则一致持反对意见。可以想象,此次卡瓦诺站到自由派大法官一边有多令人意外。

  而在上诉案件被撤销集体诉讼之后的 2011 年 12 月,Robert Pepper 为首的一群新原告再次在加州北区法庭起诉,但这一次他们只告苹果应用商店涉嫌垄断,而不再涉及 AT&T。这就是最高法院判决的 Apple V. Pepper 案件。

  用户能不能告苹果

  这一诉讼的原告是购买了苹果 iPhone、从应用商店购买和下载应用的消费者。他们诉称,苹果只允许用户从苹果官方应用商店购买和下载应用,而禁止第三方应用商店,实际上构成了垄断,抬高了应用价格。如果苹果允许应用开发商直接绕过应用商店销售应用,就有助于降低应用价格。此外,此案原告还诉称苹果故意将应用价格定在 99 美分、1.99 美元、2.99 美元诸如此类。

  到了 2013 年底,他们诉讼的大部分要求都被联邦地区法庭驳回,最后剩下的诉求就是苹果垄断应用市场,收取 30% 的佣金抬高了应用价格这一条。但法庭认为苹果的佣金是向开发者收取,而不是向消费者,因此根据 1977 年 Illinois Brick 案例再次驳回(即间接购买服务或商品的消费者不得向服务提供商或者原制造商寻求反垄断索赔)。

  Robert Pepper 随后向旧金山的第九巡回法庭提出上诉。后者在 2017 年撤销了地区法庭驳回起诉的决定。第九巡回法庭的理由是,如果苹果是分销商的话,那么消费者应当有权提出集体诉讼索赔。2017 年 8 月,苹果就第九巡回法庭的判决提出上诉至最高法庭,才有了今天的判决。

  可以算一下,这个案例单是允许消费者直接起诉苹果就走了多少年,之后还要走多少年。而在此之前,美国中部的第八巡回法庭曾经以 Illinois Brick 案例驳回了对美国在线票务平台 Ticketmaster 的反垄断诉讼,因为消费者并不是直接从 Ticketmaster 平台买票的。

  苹果未来面临诉讼

  苹果此前辩称,消费者是从应用开发者那里购买应用,苹果只是运营一个应用商店平台,并不直接销售,所以消费者不该起诉苹果。和苹果不同,谷歌虽然也有 Play 应用商店,同样收取 30% 的佣金,但用户可以在第三方应用商店,或者应用开发者那里直接下载和购买应用。

  在 2017 年之前,苹果的这一理由得到了法院的认可。但第九巡回法庭乃至最高法院的此次判决将对美国互联网行业带来深远影响,为未来消费者直接起诉谷歌、亚马逊等在线平台垄断铺平了道路,即便消费者是从第三方卖家购买的商品或服务。

  卡瓦诺在长达 14 页的意见书中表示,“如果采纳苹果的理由,相当于给垄断零售商提指明了方向,通过设置(消费者)与制造商或者供应商的交易,以逃避消费者的反垄断诉讼,因此会阻碍到有效的反垄断操作。”

  那么,在最高法院开了绿灯之后,这一诉讼会怎样走向,苹果会被认定垄断吗?现在还很难说,单是诉讼过程就可能长达一到两年。消费者需要证明苹果应用商店提高了应用价格,损害到了他们的利益。一些应用开发者可能会提供“苹果抬高价格”的相关证据,例如 Spotify 的 iOS 订阅价格比官网订阅价格高出 3 美元,正好就是苹果收取的佣金部分。

  很可能会和解了事

  苹果一直认为限制官方应用商店有效保证了 iOS 设备的安全,这也是 iPhone 最大的卖点之一。在最高法院昨日宣判之中,苹果公开表示,坚信自己会赢得胜利,应用商店在任何意义下都不存在垄断。

  实际上,在此类反垄断诉讼中,苹果早已身经百战。此前他们已经遭受了 iTunes 音乐商店、电子书定价等数起集体诉讼。2015 年,美国最高法院拒绝受理苹果就此前电子书反垄断诉讼提出的上诉,意味着苹果必须接受此前法庭的不利裁决,被迫支付 4.5 亿美元的赔偿金。

  先来看最坏的结果:如果苹果败诉被认定垄断,那么可能会被迫开放应用权限,允许用户从第三方应用商店下载应用。这样的话,iOS 的系统基石也会随之崩溃。不过,美国法院的判决并不会影响到其他市场,苹果只需要在美国市场做出改变,依然可以在全球其他市场维持现状。

  当然,苹果绝不会轻易放弃。即便诉讼败诉,苹果还可以提起上诉,一步步起诉到最高法院,把这个案件拖上几年,或者支付巨额赔偿达成和解。相比双方大打耗日持久官司,和解才是最有可能的结果。

  苹果目前面临的挑战和麻烦不少:自身产品定价过高,但贸然降价又会影响到公司利润率和业绩;iPhone 在 5G 时代已经落在了后面,所幸与高通达成协议。不过,相比起这些挑战来说,昨天最高法院的判决还不足以让苹果头疼。至少目前还不止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当单位裁员或者合同期满单位不再续签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推荐微信公众号:伪科学终结者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