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发力A/B测试,这位谷歌前工程师想让“增长黑客”真正落地中国 ... ...

2019-1-12 20:22| 发布者: | 查看: 48| 评论: 0

摘要:   一说到增长黑客,人们最先联想到的可能是硅谷。作为一种正在流行的技术,增长黑客的重要性正在被众多公司所熟知。而所谓增长黑客,指的是一种用户增长的方式,即通过某些手段和策略帮帮助公司形成快速成长。对创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说到增长黑客,人们最先联想到的可能是硅谷。作为一种正在流行的技术,增长黑客的重要性正在被众多公司所熟知。而所谓增长黑客,指的是一种用户增长的方式,即通过某些手段和策略帮帮助公司形成快速成长。对创业公司、特别是初创公司来说,在没有广告预算、市场营销活动以及市场推广专员的情况下,增长黑客也可以获得良好的效果。

  吆喝科技就是这样一家提供相关服务的公司。创始人王晔是国家千人计划的一员、耶鲁大学博士,他也曾是谷歌工程师,在亲身参与谷歌众多增长黑客试验后,他创立吆喝科技,准备通过A/B测试的方式将这些宝贵经验输出给众多公司。

  决策与收益

  A/B测试的背后是科学的假设检验。一般来说,在一家公司立项之时,往往经过数据分析、竞品调研、市场调研和用户调研等一系列标准动作。而情况越复杂,决策方向可能越多。一来一回间,决策者可能会误判。另外,决策者本身的经验也有可能不适应新的市场变化,甚至主观臆断的个人风格都有可能导致项目失败。

  对于一家公司来说,一旦决策本身是错误的,那么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基于此,一些企业则更倾向于保守,开始厌恶风险。结果是,一些可能具有市场前景的可行方案会被“扼杀在摇篮里”,而对于提出方案的人,往往根本没有机会尝试自己的想法。

  吆喝科技的产品应运而生,主打的核心卖点就是“让试验数据说话,以最小的代价得到正确的结果”,利用A/B测试工具,最终实现增长黑客的愿景。王晔觉得,吆喝科技更像是互联网公司中的“奥美”,其扮演的角色是帮助企业实践新产品想法,并系统地完善产品设计。

  在王晔还是谷歌的程序员的时候,其所在的广告部门就通过优化谷歌首页的界面间接提高了该部门的收入。他对钛媒体这样讲:“当时 500 亿规模的收入即便提高 2 个点,也足以覆盖一个地区所有团队的工资。”他进一步分析,对于众多业务成熟的公司而言,每一个项目决策的背后都伴随着巨大的风险,企业主更希望精确风险,哪怕是 0.1%。

  谈及大公司抄袭小公司创意这个话题时,王晔觉得,前者有这样的决策也可能是出自降低风险的考虑。创新虽好,但失败的代价不是每一个企业可以承担的。

  由此,如今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寻求降低风险的解决方案。在吆喝科技内部,有一些大企业已经可以同时运行 100 个以上的A/B测试了,不论是决策者还是项目负责人,都可以在要和空间后台看到每个项目的具体情况,这样一来,企业就可以实时地对产品运行情况进行监督。王晔对钛媒体讲到:“很多企业内部创新力不如外部,但我相信这样的情况未来会有好转。”

  可量化的风险

  创业以后,王晔遇到了很多和自己一样的创业者。当问起他们选择创业这条路的原因时,王晔发现他们既不是“钱给少了”也不是“受委屈了”,而是在原有单位自己的创意没有机会实践。在钛媒体看来,王晔创立吆喝科技还有另一个作用,那便是这给了普通员工一个展示自己拳脚的机会。

  “不管行不行,先跑个1% 流量的试试。”面对这个问题,谷歌通常会给有想法的人试验的机会,王晔补充到。但毕竟,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给不了新想法太多空间,并且开放的资源也不会那么多,这客观提高了对成功概率的要求。

  没有实践,便无分高下。不创业,点子就有可能永远是点子。有了机会,员工就更有目标和归属感。在王晔看来,如果项目可以得到试验,进而论证其科学性,就可以降低决策风险,甚至创造出增长黑客的景象。长此以往,一个企业的内部创新力也会得到改善,而善于创新的人也会得到物质和精神双重奖励。

  “这样一来,还有谁会离职呢?”王晔笑着说。

  A/B测试对于一些人来说可能是一个新词,不过类似这种多次试验、科学探究的工作方法其实已经在各行各业施行了。王晔举例:“比如农业中的试验田、三期药物临床试验、甚至广告公司的用户调研都或多或少利用了该思想。”

  在王晔看来,如今互联网行业的红利正在消失,产品设计、品牌打造、拉新、获客、促活、变现等成为互联网公司甚至触网的传统企业最为关心的问题。如今各大互联网巨头正在开设增长黑客的试验室,虽然外界对此知之甚少,但其企业内部对它的重视程度却不可小觑。

  “简而言之,就是用工程师的态度去改善业务。”王晔对钛媒体这样说。在他看来,工程师的潜能有待进一步开发,而这个群体的认知和方法论较传统市场营销和销售团队的思路有较大不同。

  吆喝科技的客户主要分布于 2C 和互联网行业,一方面这些企业离用户比较近,另一方面可以将互联网流量资源用于A/B测试。

  用户的需求难以把控,随着市场变化节奏的加快,这样的问题逐渐凸显。让王晔记忆犹新的是一个关于洁面乳的案例,最后厘定的“深度清洁毛孔”概念就是A/B测试后的结果。从用户反馈上来说,这个概念击中了消费者核心诉求。不为人所知的是,为了探寻正确的结果,奥美在 10 种不同概念中斟酌,如若选错,那么最终的效果可能大打折扣。

  在未来,市场判断不再是一场豪赌,因为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可以得到量化。

  对于企业的商业模式,王晔形容:“我们为挖金子的人提供更好的铲子。”如今,在吆喝科技拥有众多行业专家,已经可以覆盖其四大用户群(金融、教育、航旅和电商)。随着吆喝科技的案例越来越多,这家提供第三方服务的公司也可以将已取得的相关经验横向利用。

  在钛媒体的采访中,王晔还区别了A/B测试和大数据行业的不同。“大数据强调挖掘数据价值,而A/B测试强调实际落地。”王晔对钛媒体说。在他看来,大数据是一家企业的宝贵资产,但现今这个行业发展不太成熟,对于数据的利用也不太完善。

  有时候,单纯依靠大数据提供的线索做决策反而会闹出笑话。“比如说,在科比单场得分最多的比赛中,湖人队输球的概率也很高,那么作为主教练你会换掉科比吗?很明显,不可以。”王晔举例说,“其实不如这样想,作为教练,你可以假设,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因为湖人缺少一个和科比同样水平的 2 号得分手,那么由此,只要引进新球员就可以了。”前者是大数据分析做出的判断,而后者则是基于A/B测试做出的假设。

  在王晔看来,大数据和A/B测试也有相关性。由大数据挖掘出的有价值信息可以帮助决策者做出更多的假设,二者并不矛盾,只是功能不同。

  进击的测试行业

  在钛媒体的采访中,王晔将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做了区分,并分享了对两种领导人的看法。在王晔看来,很多公司的决策者们触网之时伴随着的往往是困扰。一来对互联网不了解,二来不知道如何分配工作。“重复造轮子是发生在这些公司内部的普遍现象。”王晔对钛媒体透露。

  而在一些互联网企业中,创始人的眼光往往比较超前,但反而团队无法完全领会领导的意图。“乔布斯、拉里·佩奇这些人个人英雄主义风格非常强,他们团队在做事的情况时会难很多,大家都担心把领导的英明决断落地不了。”王晔这样说。在他看来,如今企业向自主创新的方向转型的趋势愈加明显,一个拥抱创新的管理体系亟待植入企业文化中。

  王晔觉得,A/B测试会给这些企业一个舞台,鼓励试验、鼓励低职级的人拥有创新的权力是大势所趋。

  现如今,对于知名互联网公司而言,已经有相当部分正在进行A/B测试。王晔向钛媒体列举:如滴滴的阿波罗、今日头条 Libra、美团点评 Gemini 等等。对于技术派创始人来说,A/B测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甚至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曾这样说:“让 FaceBook 成功的关键,就是构建了一个非常强大的试验框架。”

  这样的情况在亚马逊、携程、Airbnb 以及优步等公司也同样如此。高频试验所带来的增长红利,让这些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进一步的甩开了对手。王晔对钛媒体分享道:“比如推特,2011 年每个月做 40 个试验,这些试验的结果反作用于企业,让这家企业的用户规模从 5000 万增至 2 亿。”

  据钛媒体了解,王晔的“老东家”谷歌的战绩也不俗,在 2004 年到 2007 年三年间,这家公司完善了自己的试验体系,并打破上市公司魔咒,最终客观上帮助谷歌实现股价 20 年连续增长的奇迹。

  种种迹象表明,A/B测试对于企业的作用是有效果的,有一部分甚至是出类拔萃的。

  如今,吆喝科技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第三方A/B测试试验供应商。钛媒体了解到,从去年底到现在,在该平台中已经累积了 14000 个试验项目。对比海外市场的情况,王晔认为,未来A/B测试市场还大有可为。王晔希望中国企业能够通过A/B测试等方式进一步将企业价值释放,这样一来,在未来或许在诸多行业可以诞生出更多伟大的公司。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当单位裁员或者合同期满单位不再续签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推荐微信公众号:伪科学终结者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