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硅谷华人的房东梦

2018-12-9 02:44| 发布者: | 查看: 3| 评论: 0

摘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实验室(ID:guyulab),作者:王晓庆(谷雨特约撰稿人),编辑:秦旭东,运营:张琳悦、宋弋,校对:阿犁,统筹:王波。  △硅谷豪宅区 Atherton 大量千万级的豪宅  他们在硅谷的 ...

硅谷华人的房东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实验室(ID:guyulab),作者:王晓庆(谷雨特约撰稿人),编辑:秦旭东,运营:张琳悦、宋弋,校对:阿犁,统筹:王波。

  △ 硅谷豪宅区 Atherton 大量千万级的豪宅 

  他们在硅谷的关键词主要是,“房子”,买学区房,甚至盖房,然后出租房。这里虽是异国他乡,却不乏他们熟悉的气味和模样。

  感恩节前夕,华人 Simon 的心里却满是冤屈。在圣荷塞(San Jose)的法院,他与租客和解,赔偿对方 3.5 万美元。他白花花的银子莫名其妙地赔给了莫名其妙的房客——一个刚刚离异的美国女人,还让她免费住了半年。

  尽管这里是硅谷,Simon 等华人的生活重心,仍旧在围绕房子打转。

  就在他处理这场“无妄之灾”的同期,湖北武汉来的刘女士,正马不停蹄地在硅谷看房,“要为孩子的孩子准备一套学区房”。

  “大概 2017 年 11 月之后,我的电话突然被中国买家打爆了。”Susan 说。她是硅谷从业多年的房地产经纪。这些年,中国买家给当地房地产市场贡献了不少购买力。他们最多的要求是:核心区域、学区房。

  在一房难求的“宇宙中心”硅谷,这些来自中国的有产阶级,买房、盖房、出租房,在一个迥然不同的环境里,做着他们熟悉不过的事情,也营造出自己的小气候。

  “这是什么道理?!”

  Simon 老家湖南,上世纪 90 年代初到美国留学,大学专业是土木工程。十几年前,他举家搬到硅谷,做过政府部门城市规划员,一度尝试改行做码农,最终还是做回了老本行,在世界的科技中心“玩泥巴”。

  虽然觉得自己做的事情“不怎么高级”,但 Simon 如今在硅谷住的豪宅,价值 700 万美元,另外还有三套别墅出租。

  和后来到硅谷的年轻码农们不同,这些先一步到达美国的华人,已经在各自领域取得成就。每年一次的旧金山中国领事馆春节招待晚宴上,可以看到他们集体亮相,穿着考究,热络寒暄,心照不宣地共同构建了华人在当地社会的利益地位。

  “刚到美国的时候,所有人都挣扎于生存,没有精力关注其它的事情。” Simon 说,随着个人经济条件的好转,以及华人群体的逐渐壮大,他们开始积极参与涉及自身利益的政治活动。

  2018 年 11 月中期选举之前,一条鼓励华人投票的微信,被到处转发进微信群。大概内容是:去投票。即使你投空票,也要去投票。重要的是动作,那些政客掌握大数据,知道是谁在投票,中国人?墨西哥人?还是越南人?未来他们会更多考虑投票群体的利益。

  这场选举和所有有产华人利益休戚相关的,是 Prop 10 提案,旨在解除加州对租控的限制法律。所谓租控,是指法律规定区域内的房租每年只能在一定的幅度内涨价。加州的一条旧法限制了下属各个城市实行租控的权力,Prop 10 提案提议废掉这条旧法。

  提案一旦通过,各个城市就可以施行租控,限制房租每年的涨价幅度。此消息一出,房东们炸开了锅。

  △ 位于 Menlo Park 的出租房

  在美国做房东,本来就面临诸多限制,一不留神,可能还会贴钱。比如 Simon。5 月,Simon 在洛思阿图斯(Los Altos)别墅的房客,发邮件告诉房东,院子里的游泳池壁上有霉斑,应该处理掉。“已经知晓,会尽快处理。”Simon 回复。随后,他联系了维修公司,对方说费用要大几千块。Simon 心想,夏天还没到,不着急弄,就耽搁下了。

  没成想,两个礼拜之后,Simon 直接收到一纸诉讼状。房客起诉他,两条罪状:一是游泳池的霉斑,给她十几岁大的孩子身体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健康隐患;二是房间窗户上有一个洞,影响了她的睡眠质量,导致她抑郁,继而影响了她的“国际生意”,这是她和孩子全家赖以生存的经济保障。

  她所谓的“国际生意”,是在 eBay 上销售自制的手工肥皂,买家有美国之外的“国际客人”,每年销售额只有几千美元。至于那个没来得及修补的洞,其实只有指甲盖那么大。

  房客一边着手起诉,一边通过中间人提出 2 万美元赔偿的和解诉求。

  Simon 心有不甘,但律师分析了利弊:官司会赢,但可能会耗时一两年。即使赢了,按照对方收入状况,最后赔不了他钱,很可能他还要付几万美元律师费。更关键的是,诉讼期间,对方有权免费住在现在的房子里,你不能赶她走。

  “这是什么道理?!”Simon 无可奈何,只得低头,与对方和解。他决定再也不租房给美国人了,“他们更加熟悉怎么使用美国社会的游戏规则,一旦认真计较起来,难以抵抗”。

  “everybody is somebody”

  与 Simon 赔上 3.5 万美元送走了一尊“菩萨”截然不同,刚刚过去的 2018 年中国国庆节假期,Susan 几乎是连轴转,接待了一波又一波的“财神”。他们都是中国来的客人。

  中国买家往往资金充沛,全现金付款的方式,在竞标过程中非常有竞争力。即使这些年外汇管控趋严,各显神通的中国人纷纷还是能找到自己的渠道。

  2016 年,在国内做房地产生意的福建人郭先生,急流勇退,果断把赚到的人民币兑换成了美元。不菲的手续费让他“有点心痛”,美元账户让他又“有点心安”。美元出来了,郭先生本能的第一选择还是房子。

  考察完西海岸的洛杉矶、西雅图、旧金山三块热土后,他选择了旧金山湾区的硅谷。“配置资产一定要选最能保值的区域。”他看中了硅谷,是以斯坦福大学为核心的系列卫星城市群。惠普、苹果、谷歌、脸书、特斯拉等科技巨头公司,从这里起家,也是全球总部所在地,还有数不胜数的 Startups(创业公司)。

  科技公司有给员工配股的传统,即便是基层码农,也有自己公司的股票。每当有公司被收购或者 IPO,估值冲天、股价翻倍时,硅谷又多了一批大小富豪,形成了强劲的购买力。换句话说,全球股民的热钱,撑起了硅谷的房地产市场。

  硅谷最核心的帕洛阿尔托(Palo Alto),是惠普、苹果等公司创始人车库创业的地方。扎克伯格、乔布斯的遗孀、拉里·佩奇等大佬,日常也住在这里。

  △ 乔布斯在 Palo Alto 的房子

  和大城市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景象不同,硅谷更像一个“大农村”,主流住宅建筑形态是一栋栋别墅。乔布斯当年就在这样的 SingleHouse 里创业,人住在卧室,车库被改成办公室。硅谷年轻的创业者前赴后继,一个个 Startups 在车库里被孵化,继而估值一飞冲天,或者一败涂地。

  这令郭先生萌生了新想法——建别墅出租给想创业的年轻人,不收房租,可以用公司股票来来抵。做了些功课后,他发现这个模式在硅谷有先例可循。他花了约 300 万美元,买了一栋占地 800 多平方米的老房子,计划拆旧开建他心目中的“黑客之家”,一栋有 6 间卧室的二层楼房。

  郭先生在国内开发过百亿售价的房地产项目,但在建这栋别墅时,难度始料未及。

  首要难关是“邻居关”。即使土地私有,也不是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申请建筑批文和开工许可时,市政府审批项目前要召开邻居听证会,如果有不同意见,就得修改方案。

  前期,郭先生准备得相当充沛,一一拜访周边相关的邻居,甚至组织了一次 BBQ(户外烧烤),拿出好红酒来拉关系,大家都客气礼貌。但在听证会上,还是有人跳出来反对,提出“建筑高度影响采光”、“施工区域过大导致沉降”等问题。

  拿着心仪的设计图纸不想做调整,郭先生心生一计:把提出反对意见的邻居家房子也买下来。这样还可以做个建筑群,一直延伸到街角。

  请经纪人一打听,他立刻灭了这个念头。隔壁那个其貌不扬的邻居,身家竟一百多亿美元,是一家小独角兽企业的创始人之一,而且人家三代居住于此。

  经纪人还教了郭先生一个短语:“Everybody is somebody.”在帕洛阿尔托,每个人都是一个人物,不能小瞧,不要傲慢。

  “这就是我的 dream house”

  这里,的确也是各路人物关注的中心。Susan 记得,2015 年中国股市很好的时候,除了个人买家,一些上市公司也纷纷来硅谷买房。安徽一家上市公司老板电话联系 Susan,只提了两点要求:预算 500 万美元;邮编 94301 区域内(斯坦福大学正门,帕洛阿尔托高中学区)。

  帕罗阿尔托和门洛帕克是传统的好区,邻居环境和学区都非常好。尤其是帕罗阿尔托高中,每年至少十几个毕业生可以上斯坦福大学。还是公立高中,只要住在学区内的孩子,都可以入读。

  △ Palo Alto 高中

  “即使不考虑自己用,优质的教学资源也是房子保值的重要因素。”早已财务自由的刘女士说。她原本在武汉经营着家族生意,这些年逐渐减少了在生意上的精力投入。每年来硅谷住上些日子,一来陪陪刚到脸书工作的儿子,二来思考一下自己人生的下半场。这两年,像蚂蚁搬家一样,她把人民币换成美元,再转到香港的账户。

  来来往往几次之后,年近五十的刘女士决心定居于此。 第一件事情当然是买房。2018 年春节一过,她就到硅谷看房,想买个脸书公司附近的好街区,预算 300 万美元,但发现根本没法在好区里随心所欲地选房。

  刘女士下载了几个热门的房源软件,请了经纪人,一天看几套房,连续看了好几个礼拜。硅谷楼市这些年行情看涨,长期供不应求,往往是卖家公布房源,设置竞买时间段,有意向的买家分别竞标,在标书中写明出价、付款方式、付款时间等详细信息。最终由卖家挑选合意的买家。性价比高的房子,经常是十几个买家抢一套房子,往往挂牌一周即成交。

  刘女士出过一次标。西门洛帕克的一栋二层小别墅,五间卧室,上下层生活区分开,适合两辈人居住。房子五年前新建,装修有品味又温馨,前后园子里都有一人抱的大树,紫藤花爬满院门。“这就是我的 dream house。”刘女士一眼看中。

  原房主换工作要离开湾区,不得不卖掉房子,却提了一个奇怪的要求,见每一个出标的买家。通常情况下,卖买双方都有各自的经纪人,看房和交易都通过经纪人,交易确定之前通常不需要见面。Susan 当年给安徽老板选房、投标甚至打款都是远程进行的,直至最终交易环节,老板才派了一个人过来授权签字。

  但刘女士看中的这栋房子,也是原来女主人心目中精心打造的 dream house,她希望能够被接手人善待。见面时,刘女士对房子表现出的喜爱之情,让女主人放了心。原价 295 万美元的房子最终溢价成交,但新主人并非刘女士。当时,她的资金还没有完全到账,香港账户上只到位了 100 多万美元。卖家选了一个全款买家。

  2018 年 5 月后,大环境的变化增加了经济不确定性,硅谷的房地产市场由热转冷,进入观望行情。

  △ 硅谷最典型的建筑,二层楼的独立别墅

  刘女士国庆后又来看房,发现和半年前相比,房源明显减少,价格在降。成交下行、价格下行。事实是,卖方惜售,卖方经纪人也倾向于把房源捂住,等待市场明朗再放出来。

  “明年一月,情况应该会明朗。”刘女士准备过完中国新年,再来选房。

  “慢慢在学习这边的规则”

  不过经纪人告诉刘女士,有一些人内心抵触把房子卖给中国“土豪”,他们觉得有些人唯利是图,会破坏街区的氛围,甚至会拆分房子群租。

  和 Simon 这样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资深人士”相比,近些年刚从中国过来的买家们,还需要小心翼翼地摸索当地的社会规则和人际边界。

  这里的人似乎都有“退休综合征”,尤其是年长一点的住户,特别喜欢指出问题。“在他们的‘指教’下,我慢慢在学习这边的规则。”郭先生说。建房过程中,他院门的一块石头有松动迹象,被路过的邻居敲门提醒了几次,要他加固以防掉落;门口安装的灯光角度过高,被市政部门要求降低;放在门口的垃圾桶没有及时收回,被邻居写投诉信到社区……

  不少本地人抱怨,中国买家是推升硅谷房价的重要原因之一,聚集的中国人也逐渐改变了街区的文化气候。

  这是不争的事实。在 Open House(待售房屋公开日)的现场,总会看到中国人看房的身影,有时现场会直接附上中文介绍资料,以及会中文的经纪人信息。

  很多新近移民是带着“金钥匙”来的,他们更高知、多金。在苹果总部所在的库比蒂诺(Cupertino),被称为“全美人均收入最高的 China Town”,大量的中国人住在那里,随处可见的商店招牌上写着汉字:中餐厅、功夫、美甲、针灸……

  硅谷的居民八成以上是新移民,这种社会结构也让中国人鲜少直接感受到局促和歧视。像刘女士那样的选择,也不是少数。他们在国内赚足了钱,到了硅谷,开始转舵人生奋斗的方向。他们去教堂,去做志愿者,加入公益社团,参与更多社会活动,寻找人生其它的意义。湖南来的程先生夫妻,带着外孙女住在福斯特城(Foster City)。2016 年,他们卖掉上海浦东价值 5000 万人民币的别墅,在外孙女就读的私立学校附近,买了一栋 300 万美元的别墅。他们和大批中国离退休老人一样,老来“美漂”,主要是为了照顾孙辈。

  尽管这些新兴阶层还需要努力去适应不同的规则制度、迥异的商业和文化环境,但气候舒适、经济活跃、社会多元等因素,一直吸引着他们前往置业,甚至形成了他们自己熟悉的小气候。在国内开过餐厅的程先生夫妇,常在家里办火锅宴,吆喝周边的中国家庭吃饭。收费,人均 90 美元。

  这些年,Susan 的客户大部分是中国买家,她熟知这些人的买房心理和实际需求。“我甚至精通风水。”她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实验室(ID:guyulab),作者:王晓庆(谷雨特约撰稿人),编辑:秦旭东,运营:张琳悦、宋弋,校对:阿犁,统筹:王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当单位裁员或者合同期满单位不再续签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推荐微信公众号:伪科学终结者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