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王思聪:贾跃亭 你快赔我一个亿

2018-11-11 02:51| 发布者: | 查看: 6| 评论: 0

摘要:   中国基金报泰勒  继贾跃亭老师坑了孙宏斌跟许家印之后,又来了一个国民老公王思聪,刚刚宣布加入讨伐贾跃亭的战场。  11 月 9 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期收到《仲裁申请书》,包括北京普思在内的 3 ...

  中国基金报泰勒

  继贾跃亭老师坑了孙宏斌跟许家印之后,又来了一个“国民老公”王思聪,刚刚宣布加入“讨伐”贾跃亭的战场。

  11 月 9 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期收到《仲裁申请书》,包括北京普思在内的 3 家乐视体育投资者,状告乐视体育,以违约侵害股东利益为由,向原股东申请仲裁金额约 2.4 亿元。

  其中,北京普思要求裁决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 9785.16 万元(近 1 亿),而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普思系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全资持有。

  王思聪状告乐视

  要求赔偿经济损失 9785 万元

  11 月 9 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近期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寄送的《仲裁申请书》,乐视体育投资者北京普思、 厦门嘉御和天弘创新向乐视网、乐乐互动以及北京鹏翼提起仲裁申请,仲裁金额(含律师费、公证费等其他申请金额)共约 2.4 亿余元。

  事情起源于乐视体育的一次融资以及对外资金出借。2016 年 4 月,乐视体育引入 40 余方投资者,分别以现金、债转股的形式向其投资了共计 78.33 亿元。与此同时,签署了《B轮股东协议》和《B轮融资协议》。其中,在《B轮股东协议》中设置了原股东(暨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回购条款。

  其中王思聪的北京普思的申请仲裁情况如下:

  1、要求赔偿经济损失近一亿:9785.16 万元。

  2、案件主要情况:

  “2016 年 12 月,乐视体育在一次股东会议中披露,乐视体育在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向其关联方乐视控股(与乐视体育、乐乐互动、乐视网均为贾跃亭实际控制的公司)出借了 40 多亿元的资金。

  由于资金被关联公司占用,乐视体育的正常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大量业务由于资金紧张而无法进行,甚至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承担责任,申请人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

  申请人及其他投资多次要求乐视体育及其原股东解决资金占用问题,但其始终未能解决,亦未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根据乐视体育 2017 年 7 月 26 日提出的《重组方案》,乐视控股仍有 24.71 亿元借款本金及利息已到期为归还,乐视体育目前资金链断裂、难以恢复正常运营,已被大量债权人起诉,且已经被多家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申请人的股东权益受到了严重损害。 

  乐视体育的违约行为严重侵害了申请人的股东利益,持有乐视体育的股权价值贬值,投资成本面临全部亏损。依据《B轮融资协议》第 6.1 条和《股东协议》第 4 条,乐视体育应赔偿申请人的损失。

  另外,乐视体育还需要赔偿厦门嘉御经济损失 5549.25 万元,赔偿天弘创新 8962.20 万元。

  王思聪与乐视体育的协议说了啥?

  目前,乐视体育第一大股东为贾跃亭控制的乐乐互动,持股比例为 30.66%,乐视网持股 6.47%,乐视体育高管雷振剑、刘建宏等持股的鹏翼资产持股 12.93%。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乐视体育B轮融资时的协议,设置了原股东(暨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回购条款。

  乐视体育需要在 2018 年 12 月 31 日前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如果违约,原股东将在投资方(并由各投资方分别单独决定)发出书面回购要求后的两个月内按照协议约定价格、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根据上述协议,如若 2018 年底乐视体育无法完成上市工作,乐视网、乐乐互动及北京鹏翼将面临可能支付投资方持有乐视体育股权收购价款的风险。

  如今 2018 年就剩下不到两个月,上市工作可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才有王思聪等几个投资者作出仲裁申请,要求乐视体育融资时的承诺方支付股权回购款、损失及律师费用等,共计 2.4 亿元。

  贾跃亭不仅坑了王思聪,还有众多明星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在乐视体育的B轮融资中,除了机构投资者外,还有 11 名明星投资人,包括刘涛、孙红雷、贾乃亮、周迅、王宝强等,总投资金额不到两亿,占股不到1%。

  这也秉持了此前乐视影业的策略,类似张艺谋、郭敬明、孙俪这样的名字,也出现在乐视的股东名单里。

  中国企业家报道,著名演员刘涛与乐视体育雷振剑“见了一次面就达成合作意向”,彼时乐视体育资金紧张,刘涛爽快地投了一部分资金上,被认为“雪中从炭“。当时刘涛总共投了 5000 万元。

  47 人的名单中,自然人股东为李磊、陈文、范庆龙、王冉和陈建。有媒体称,刘涛等是通过员工持股平台进行明星持股。

  明星们的钱都花在了哪儿?版权被认为是最大的一个出处。此前,在现金流充裕的情况下,乐视曾拥有中超、英超等热门赛事版权:

  以两年 27 亿元的“天价”,从体奥动力手中拿下中超全媒体转播权;以超过 2 亿美元拿下英超香港地区两赛季独家——据财新,2016 年 4 月,乐视体育称,版权已经达到了 310 个,其中 72% 为独家播出。

  此外,财新称,乐视体育B轮融资一半被乐视控股挪用于其他业务。

  巅峰时期,乐视体育曾高价揽下了英超、中超和亚足联旗下比赛等知名赛事的版权。但随着乐视系公司陷入资金链危机,乐视体育无力维系高昂的版权费用支持,接连失去了上述赛事版权,且人员流失严重,包括刘建宏在内的核心高管接连离职,并进行了大幅裁员。

  乐视非上市体系陷入资金链危机之后,出卖非上市体系资产成为议题。孙宏斌战略投资乐视之后称,“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以乐视体育为例,孙宏斌强调,“中超去年(投入)13.5 亿一共收了五千万,亏了 13 个亿,这就是神经病”。

  或承担 110 亿余元以内的回购责任

  贾跃亭留下的这堆烂摊子,乐视网不大想认

  乐视网在公告称,乐视体育案件中,如A+ 轮和B轮各新增投资者均对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请,经上市公司初步计算,上市公司、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可能共承担约 110 亿余元以内的回购责任,此结果仅为公司内部预计,最终结果以仲裁委员会或法院等司法机关判决为准。

  “乐视体育于 2014 年 3 月成立,于 2015 年 4 月引入投资者并签署《A+ 轮股东协议》和《A+ 轮融资协议》。新增投资者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 7 方,投资款共计 5.79 亿元。

  乐视体育于 2016 年 4 月再次引入投资者,签署《B轮股东协议》和《B轮融资协议》。新增投资者嘉兴永文明体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乐盈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 40 余方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投资款共计 78.33 亿元。”

  如上述A+ 轮和B轮各新增投资者均对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请,经上市公司初步计算,上市公司、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可能共承担约 110 亿余元以内的回购责任,此结果仅为公司内部预计,最终结果以仲裁委员会或法院等司法机关判决为准。

  乐视网在 7 月 9 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乐视网针对乐视体育融资时承诺的回购责任等相关事项,未履行符合《公司法》《公司章程》及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审批、审议、签署程序,其法律效力存疑。

  在 11 月 9 日的公告中,乐视网表示,对于导致上市公司可能承担的回购、诉讼赔偿等责任、债务,上市公司将依法保留向相关责任人和非上市体系相关企业继续追索、起诉的权利。

  王思聪的投资经历

  把王健林给的 5 亿“玩”成 63 亿!

  从天眼查获悉,王思聪担任法定代表人、股东或投资的公司达 46 家,其中注册于 2009 年的北京普斯投资有限公司是王思聪资本运作的核心抓手。

  当年王思聪不愿按照家族企业的思路经商,王健林给了王思聪 5 个亿创立的普思资本,从此王思聪开始试水布局产业。

  从最初的 5 亿,到 2017 年胡润财富公布的王思聪身家 63 亿,当初市场不看好这一“纨绔子弟”已经实现资本的十余倍积累。

  梳理王思聪相关企业发现,电竞是其投融布局中的重要一环,而 iG 俱乐部、香蕉计划和熊猫直播,亦是王思聪电竞帝国中最重要的三家公司。

  收购并重新组建 iG 电竞俱乐部是内容输出的根本。而电竞的其中一个收入来源则是建立在直播平台上,王思聪 2015 年以 2000 万投资游戏直播平台熊猫 TV,目前已成为国内第三大游戏直播平台,仅次于斗鱼与虎牙,此前业内估值已达 50 亿元。

  而香蕉计划则完善了王思聪的电竞布局,这个 2015 年 6 月创办的公司,营业范围包括电子竞技的赛事项目、线上平台运营、传媒等。香蕉游戏是香蕉计划旗下的电竞部门,还曾经获得经纬、IDG 资本等机构的投资,其估值超过 2 亿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当单位裁员或者合同期满单位不再续签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推荐微信公众号:伪科学终结者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