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最新信息 查看内容

马斯克:Model 3攸关特斯拉生死存亡

2018-7-14 14:45| 发布者: | 查看: 16| 评论: 0

摘要:   腾讯科技讯,7 月 14 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过去几个月里,美国科技大亨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发了很多条推文。就在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朝着马斯克设定的目标(周产 5000 辆 Model 3 电动汽车)的最后期限 ...

  腾讯科技讯,7 月 14 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过去几个月里,美国科技大亨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发了很多条推文。就在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朝着马斯克设定的目标(周产 5000 辆 Model 3 电动汽车)的最后期限蹒跚而行之际,这位首席执行炮轰了一大批人,包括特斯拉批评者、记者、华尔街分析师、卖空者、工会,甚至联邦紧急事故安全调查人员。他知道,自己需要停止这种行为。

  马斯克在接受《商业周刊》(Businessweek)的采访时表示:“我错误地认为,若是有人在推特上攻击我,可能是因为我犯了错误,我将积极改正。”6 月份,马斯克发布了 86 条推文,达到了新的峰值。他称这是自己一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时间。在某种程度上,他看似未经过滤的推文输出成为他内心动荡的最明显外在表现之一,整个公司都感受到巨大压力。他说:“这太难了,肯定会留下永久性的精神创伤。”

  这是马斯克第三次觉得自己必须冒着攸关公司生死的危险推动特斯拉前进。他说:“基本上,我认为 Model 3 是我最后一次押上整个公司命运的行为。我们仍然需要努力工作,保持警惕,不要自满,因为仅仅作为一家汽车公司生存是非常困难的。但再也不会出现与产量 Model 3 相同的巨大压力。”

  马斯克 7 月 8 日接受了《商业周刊》采访,周日休息,并测试微型潜艇以帮助援助被困在山洞中的泰国儿童,随后前往上海宣布了建厂计划。他反思了每周生产 5000 辆 Model 3 轿车的目标(准确地说是 5031 辆)以及他的失误,并开始考虑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的下一个项目。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谈话记录:

  问:在实现周产 5000 辆 Model 3 电动汽车之前的一周时间里,特斯拉工厂是什么情况?

  马斯克:我几乎在工厂里度过了最后一周 7 天时间,事实上在过去三个月里,我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我穿同样的衣服已经五天了,我和其他人都很紧张。但我认为团队士气很高,人们都很兴奋。你可以在人们发布的图片中看到,从人们的面部表情就能看出来。但是每个人都非常努力工作,并确保他们能实现目标。我们遇到了很多挑战。

  问:什么样的挑战?

  马斯克:在给定期限的情况下,你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哪一步,除非你试着去做。因此,我们先后在总装、油漆、车身、模块生产、包装生产、物流等方面遇到了限制。甚至是来自仓库的零部件输送也出了问题。我们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我们曾生产出 100 辆没有右侧大灯的汽车,最后再组装,因为当时右大灯没有及时从仓库送过来。它们是在总装之后才安装的。

  问:为什么这么疯狂?你觉得有什么危险?

  马斯克:我认为,我们必须证明:我们可以在一周内生产 5000 辆 Model 3,同时生产 2000 辆 Model S 和 Model X 车型,所以本质上我们可以生产 7000 辆汽车。我们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因为相信我们能实现这些目标的人非常少。突然间公司的信誉,我的信誉,以及整个团队的信誉都变得岌岌可危。这就像是在质疑“你真的能做到吗?”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解决很多问题。你知道,我们必须在不到 1 个月的时间内建立起新的总装线,并利用它在四周内实现每周生产 1000 辆 Model 3 的速度。我们必须将模块区4(Module Zone 4) 从德国转移过来,并在两周内安装完毕。我被告知,这两件事都是不可能的。

  问:对于帐篷中的新装配线,你们有什么长期计划吗?我认为让大多数感到困惑的是,你们现在生产同一辆车明显有两个不同的流程:一个用更多的人,另一个有更多的自动化。

  马斯克:许多有关自动化的期望都起到了反作用。这并不是说我们知道这会很糟糕,如果知道我们为什么还要买通往“地狱”的门票呢?我们并不想去“地狱”,我们只是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张通向“地狱”的门票。我们原以为它会很好,但结果并非如此。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自动化。

  所有的机器人都被关闭了,并被恢复为人工站,因为机器人一直在出错。当机器人出错时,比如视觉系统无法找出如何放置物体,你必须重新设置系统。你必须手动放置组件。当你想要弄清楚机器人出故障的原因时,它会导致整个生产线停机。这就像在交通高峰期,大批车辆停车的街道上,却没有高速公路或任何东西。

  在 PowerPoint 的演示中,这听起来不错,但在现实中却很糟糕。PowerPoint 上的一切听起来都不错。你可以做个很棒的 PowerPoint 演示,包括仙女座星系的远程传输系统。但你猜怎么着?你可能根本无法与仙女座星系通讯,这就是无稽之谈。

  问:这是怎么发生的?

  马斯克:因为我们都是大白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就是原因。

  问:那为什么不主动放弃呢?底特律曾大喊:“这行不通。”

  马斯克:他们什么时候没这样说过?他们上次说“行得通”是什么时候?在特斯拉历史上的任何时刻,你能回忆起他们说“行得通”的时候吗?有没有什么地方是我没有注意到的?因为在我看来,在过去的 15 年里,他们只说了这些。

  问:“造机器的机器”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你现在对“外星无畏舰”(马斯克对超自动化工厂的称呼)有什么看法?

  马斯克:让我给你介绍一下整台巨型机器。它是如此疯狂,有些部分是完全自动化的,根本没有人参与。有些部分是完全手工操作的,根本没有机器。还有些部分是半自动半手工的。以前当你谈到自动化的时候,就好像汽车会更快生产出来一样,根本不需要人类参与这个过程。

  现在你已经让人类卷入其中,你只能按照系统中速度最慢的操作行动。我没说这会马上完成,只是说这是未来的需要。对于人们来说,确实有些部分动作太快了。这部分问题在于,设计主管们将制造想象得很幼稚。仅仅因为我们在模拟中有些很有用的东西,并不意味着它在现实中的表现同样好。

  问:你对 Model 3 有什么看法,它就是你想要的吗?

  马斯克:我认为这是一款非常好的车。我觉得随着我们不断升级软件,它将会变得更好。我认为,特斯拉汽车就该像装上轮子的电脑。它可以不断快速升级,所以我们会不断给 Model 3 增加新的功能。所以,你拥有 Model 3 的时间越长,车子就会变得越好。

  有些细微的差别会越来越好。我们已经让座椅泡沫变得更舒适了,从而让旅途更舒适了一点。制动固件更好,这有很大帮助。你知道,《消费者报告》提出许多奇怪的标准,比如你必须在时速 96 公里时多次刹车。这让人觉得有点儿奇怪,但仍然有助于我们改进刹车。

  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将会变得更好,并且仍然会增加些很酷的功能。是的,我对未来感到非常兴奋。我认为对特斯拉来说,下半年将取得更大的成功。过去的一年非常艰难,但我觉得来年将会非常好。

  问:你觉得你已经摆脱“地狱”了吗?

  马斯克:我觉得我们现在只有一只脚陷在“地狱”了。

  问:你觉得你什么时候能拔出这只脚?周产 5000 辆 Model 3 的生产速度可持续下去吗?6000 辆呢?

  马斯克:基本上周产 5000 辆已经不需要太费劲。虽然现在每周生产 5000 辆还是很痛苦的,但我想一个月后就不会了。过去,周产 2000 辆 Model S 和 Model X 就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而现在却成为常态。三个月内,我认为周产 5000 辆 Model 3 也会成为常态。

  问:你曾通过 Twitter 驳斥批评者。记者曾采访过一位取消 Model 3 订单的用户,她称理由是你在推特上对待别人的方式让人无法忍受。在某种程度上,随着你的公司和影响力的增长,我认为人们的看法是,你们已经从竭力为自己辩护的暴发户转变为欺凌弱小的贬低者。

  马斯克:你不可能同时是成为强大的恶霸和即将死去的人。我们要么是软弱垂死的,要么是强大而恃强凌弱的。你希望我们成为哪一方?一般来说,我在 Twitter 上的观点是,如果你在 Twitter 上,你就像是在参与文化基因大战。如果你在 Twitter 上,你就站在了舞台上。所以本质上,如果你攻击我,我可以反击。有没有一个地方,你认为我对一个从未攻击过我的人发动过攻击?

  问:我不确定这最终是否与人们如何看待正在发生的事情有关。

  马斯克:我认为你是对的。但我想指出的是,我从来没有攻击过任何未首先攻击我的人。所以问题是:如果有人在 Twitter 上攻击你,你应该什么都不说吗?也许在某些情况下,答案是肯定的,我什么都不该说。事实上,大多数时候我什么都不做。我曾错误的假设:如果有人在 Twitter 上攻击我,可能是因为我犯了错误,我将改正它。

  问:我们有时会听到更多的批评……

  马斯克:什么批评?人们批评我吗?这是不可容忍的。

  问:我这么说吧。早在丰田诞生之初,他们的使命就包含了三大支柱:造福社会、造福员工、造福丰田。所有汽车制造商与特斯拉的一个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忽视了气候变化时代对社会的承诺,特斯拉填补了这一空白,为你赢得了许多忠实的支持者。

  马斯克:的确如此。

  问:但是,无论对错,有一种感觉是,也许你这样做是在损害这个使命的另外两大支柱,即造福员工和公司。你把员工推向极限,把公司推向极限,这样导致财务就不那么稳定了。

  马斯克:我认为这是一种准确的判断。我认为人们忘记了,美国唯一没有破产过的两家汽车公司就是福特和特斯拉。通用汽车破产了。如果你认为“不努力工作,不过度劳累,我们就可以存活下去”,这是错误的。为了取得成功,为了维持生存,我们必须努力工作。

  但认为“特斯拉对待人们不好”的观点是错误的。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对推广人们未被善待这一观点很感兴趣。但是,你可以进来看看。任何时候,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与人交谈,看看他们是否不开心,看看他们是否表现得不好。我们甚至不会派人跟着你,只是走走,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我们公司有 4 万名员工。如果你有 4 万人,你总能找到些骚扰,歧视的案例。就像现在的彭博社那样,我向你保证,它也面临各种针对性的案例。这是不是说你,汤姆·兰德尔(Tom Randall,彭博社记者)是个坏人?绝非如此。

  我非常关心特斯拉的员工。我觉得我亏欠特斯拉员工很多,他们帮助公司取得了成功。我之所以睡在地板上,并不是因为我不能穿过马路去旅馆安睡,而是因为我想让自己的处境比公司里的任何人都更糟糕。像他们那样感受任何痛苦,我希望自己的痛苦比他们更深。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它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不同。

  在通用汽车公司,他们为高管们准备了专用电梯,通用大厦的顶楼是为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预留的。他们有特殊的餐具,有高级餐厅,有特殊的电梯,所以他们不必和其他人混在一起。我的桌子是工厂里最小的,我很少在那里。油漆车间的员工之所以拼命的工作,就因为我在那里。我并非在某个象牙塔中,我邀请你们来,亲口问问他们。

  问:我很想去看看。你刚才说将要摆脱地狱。

  马斯克:这是超难的,肯定会产生永久性的精神创伤。但是我对接下来的几个月感觉很好。我认为结果将说明一切。

  问:你喜欢借钱和花钱。你筹集资金,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推出新产品,然后一旦你准备好了,你就会为下一个产品做同样的事情。你说特斯拉今年下半年会盈利。你要回到这种循环中吗?

  马斯克:有三种情况,你需要将整个公司押上。比如说推出跑车 Roadster 的时候。显然,我们是一家全新的公司,而 Roadster 是我们唯一的产品。就 Model S 车型而言,我们的产量从 1 年 600 辆激增到了 2 万辆,那是一种复杂得多的汽车。很明显,这就是一种该押上整个公司前途的情况。

  Model X 让我们感到痛苦,但并非押上整个公司的情况。至于 Model 3,就像 Model S 或 Model X 每周产量达到 1000 辆,它如今基本上可以说是个健康的系统,每周产量也达到 5000 辆。所以相对于 Model S 或 Model X 来说,这就是半个数量级的增长,这当然也是一种押上整个公司的决定。对一家制造公司来说,如果没有这样的举措,就不可能带来‘跃阶变化’。

  但现在我们的公司规模已经大了五倍,因此我认为未来我们不会再那样做了。一旦我们突破大众汽车市场,这个市场的产量数量级是每年 25 万辆汽车。我无法想象我们还能推出一种车型,使其产量达到每年 120 万辆。基本上,我认为 Model 3 是最后一次押上整个公司的情况。

  押上整个公司并不是我的意愿,也并非是我愿意作出的选择。如果有人知道如何才能不赌上公司未来的方法,我愿意跟那个人好好谈谈。但我预计,未来不会再有赌上整个公司的情况出现。不过我们仍然需要努力工作,保持警惕,不要自满,因为作为一家汽车公司,要想生存下去是非常困难的。幸运的是,我们不会再面临像提高 Model 3 产量时那样的巨大压力了。

  问:你最感兴趣的下一个项目是什么?

  马斯克:Model Y,我们几乎完成了 Model Y 的设计,并可能会在明年 3 月份推出原型。也许我不应该冒险,但 3 月 15 日确实是个玩笑。

  问:你已经完成设计了吗?

  马斯克:距离完成这个设计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你完成了大致轮廓,但是仍然有很多精细的地方需要细描。

  问:祝你好运,好运让你的最后一只脚离开“地狱”。

  马斯克:我很期待。(编译/金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推荐微信公众号:伪科学终结者


爱评测 aipingce.com  
返回顶部